您现在的位置:中国机床商务网>新闻首页>国内新闻

想要拯救东北经济就必须拿出刮骨疗伤的勇气

2017年06月08日 08:53:25来源:新芽网点击:6845

  【中国机床商务网 国内新闻】机床是寂寞的行业,与炙手可热的互联网、IT和金融相比,机床是躲在行业背后的行业。作为“工业母机”,机床是负责制造机器的机器,小至手机壳、螺丝钉,大到列车轨道、航天飞机,可以说,一个国家的机床业发展水平,代表了其工业水平。
 
  从天之骄子到傫如丧狗
 
  在机床行业,沈机集团的地位难寻其右。
 
  1988年,正值沈阳机床的辉煌时期。作为诞生于国家“一五”时期的“机床十八罗汉”,沈阳机床可称得上共和国的长子。
 
  “十八罗汉”即中国计划经济时期18家国有机床企业,后来组成沈阳机床集团的沈阳第一机床厂、中捷友谊厂和沈阳第三机床厂,都位列“十八罗汉”之中。沈阳机床曾诞生新中国第一台普通机床、第一台摇臂钻床、第一台数控车床。因此沈阳也被称为“中国机床之乡”。
 
  在没有东搬西建之前,沈阳的重工企业基本都在铁西区的北二路上,这条路因此也被称为重工一条街。90年代,北二路的马路两侧聚集了机床一厂、机床三厂、锅炉总厂、变压器厂、冶炼厂和重型机器厂等37家大型企业。早晚高峰时,整个北二路,由东到西是浩浩荡荡的自行车流,把整条大路堵得水泻不通。
 
  这时,在沈阳只要提起在北二路上班,就等于抱上了“金饭碗”,小到手套、肥皂、工作服,大到房子,应有尽有。
 
  因为长期依赖计划经济体制下的“统购统销”,再加上技术装备和产品研发的落后,导致沈阳机床业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陷入低谷。沈阳三大机床厂的固定资产净值仅为原值的39%,远低于全国工业平均62.6%的水平,20年以上役龄的设备占50%以上。
 
  1994年,进口机器设备关税壁垒拆除,机床产品的进口关税提前降至9.7%,数控系统的关税降至5%,涌入的进口机床使中国机床企业的生产环境急剧恶化。当时,在南方一对小夫妻买些零件就可以拼凑出一台机床,成本优势根本不是沈机可以比的。
 
  转眼风向一变,北二路两侧这些计划经济时代的“骄子宠儿”,开始减产、亏损、下岗、转产和被兼并。大家讨论最多的就是“你们家下岗了吗”,10亿中国人9亿想下海。
 
  为了脱贫脱困,沈阳机床管理层开始指导全集团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业务可谓五花八门,卖过冬虫夏草、纯净水,拍过电视剧,搞过房地产。甚至还有领导搞“全民销售”,由工人自己找亲戚朋友卖机床,然后自己给自己发工资。
 
  从1993年到2002年,沈机集团经历了最困难的十年,这十年也被企业内部人士称为“黑暗十年”。十年时间,沈机集团在岗职工数从27000多人缩减到11000多人,没有进过一个大学毕业生和新员工。
 
  从“世界第一”到分崩离析
 
  2003年,我国开始实施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战略,其中成立的“振兴东北”小组,几乎囊括了所有国务院下属部委和职能机构。东北三省地区终于在政策杠杆下,迎来了“黄金十年”,国内生产总值翻了两番多,年均增速达12.7%。
 
  作为工业母机,机床业同样得到高速发展。2011年,沈机集团销售收入180亿元,登上世界巅峰,排在其后的分别是业界著名的日本企业马扎克和德国企业通快,此后连续3年世界机床行业销售收入第一名。老外看完都懵了,问当时的沈机集团董事长关锡友,机床是怎么卖的。关锡友一脸无奈,“没卖啊,大伙抢啊。”
 
  另一个直接的变化是工人的薪酬体系,沈机集团工人从固定工资变成计件工资,多劳多得。这意味着工人活儿干得越多越好,奖金越高。老国企一下子被激活了,工人们甚至自动取消轮班倒,所有人没日没夜地待在车间干活。有段时间,厂里甚至发不起奖金,不得不拉闸限电防止工人加班,但“锁大门都没用,他们跳窗户进来,还让送饭的老婆帮手”。在沈阳这个二线城市,沈机集团的普通工人工资最高每月可以过万。
 
  值得注意的是,一味扩大规模让这家以精密技术著称的企业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旗下一厂的机床产品形成了五大系列,却有300多个细分品种,这300多细分品种的功能差别不大。事实上,在生产环节,每增加一种产品,就意味着多出一条生产线,而实际上300多种产品,工人们真正每月卖入市场的只有四五十种。
 
  老国企的通病积压成疾,企业内部管理和运营混乱,再加上历史遗留问题,一时被政策刺激所掩盖的沈阳机床,在仅仅四年之后,这个“世界第一”出现戏剧性反转。
 
  由于资产负债率逐年攀升,沈阳机床一度高达96%,2015年和2016年连续两年亏损,沈阳机床股票被戴上“*ST”,已经被敲响退市警钟。天涯论坛上甚至爆出消息,“沈机集团多个车间关停,工人只拿保险和最低生活补助已经持续了有好几年”。
 
  持续萎缩的业绩也加速了高端人才的流失。“刚开始给远大培养人,后期给新松,现在给宝马。在远大对面就贴着广告,明白地写着沈机集团出来的不用考试,直接就来上班。”
 
  核心技术上依赖于别人,企业做得再大也如同一个跛脚的巨人,无法阔步前行。
 
  一个并不光彩的业内桥段是,沈机集团曾被外国同行叫做“东方傻大个”,原因在于沈机集团数控机床上的数控系统只能依靠进口,数控系统的成本平均占据了机床总成本的40%。
 
  为了打破困局,2007年沈阳市政府牵头,让沈机集团和欧洲、日本的企业合作搞i5数控系统的研发,每年给沈机集团1亿元。但5年下来,砸了五六亿后,i5换来被网友吐槽“根本不智能”、“一顿破铜烂铁”的结局。
 
  作为沈机集团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不管沈阳机床怎么形容i5如何外带工业4.0技术,如何具有云概念,两轴做不好偏去搞五轴机床,行业基本面的反转哪会这么神速,难怪有业内人称“i5或许只是个美好的骗局”。
 
  更晴空霹雳的,是沈阳机床的灵魂人物关锡友携近10位高管相继辞职,让背后的故事更加扑朔迷离。
 
  国家又给了1.6万亿,能否救活东北
 
  沈阳机床是典型的东北经济附庸体,全世界都知道中国东北的经济陷入了疲软,连《华尔街日报》等外媒都为远在千里之外的黑土地操碎了心。
 
  2016年,国家发改委印发《推进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振兴三年滚动实施方案(2016-2018年)》,分年度明确了137项重点工作和127个重大项目,预计总投资规模在1.6万亿元左右,主要涉及交通、能源、水利、工业、农业、城乡建设等多个领域。
 
  曾经的“共和国长子”的衰落,并不是一朝一夕,而是诸多原因长期作用的结果。
 
  人民日报曾登出一篇文章《开局首季问大势——权威人士谈当前中国经济》,直接提到“东北和一些资源型省份的经济依然比较困难”。同样,2015年李克强去东北视察时,也直接说到东北的经济数据让其“揪心”。而经济学者用词更是凶狠——断崖式下跌、全面衰退、塌陷。
 
  计划经济毒瘤,拒投资于山海关外
 
  当下中国,如果要找到一个体制桎梏最深厚的样本,东北毫无疑问是最好的选择。
 
  从上世纪30年代起,东北就建成了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城市化在全国遥遥领先。新中国成立后,东北由于工业基础较好,又毗邻苏联,在国家“一五计划”下,一度占有中国 90%以上的重工业,被誉为新中国的“工业摇篮”。
 
  到了“二五期间”,中央给东北的定位是“注意发展农业,补足工业中缺陷部门,壮大自己的力量,以便有力地支援全国各地”。
 
  这个指导方针和明确:支援全国其他区域是第一位,适度发展补足自己弱势部门是第二位。然而在随后到来的“大跃进运动”中,东北地区各级政府领导人也想跟风大干一场。他们认为东北还有很大潜力,不是适度发展,而是要来一个大发展。
 
  结果这几十年来,东北经济的体制性弊端和结构性弊端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改变,国有经济占据主导地位,掌控了大部分社会资源,却低效地运转着。
 
  计划经济的体制和思维最先在这里生根,沿着京哈线一路向北,你能感受到:计划经济的胎记和氛围,仍然非常浓厚。
 
  举一个例子,20世纪末国企改革,当时中国3000万工人下岗,其中四分之一来自东北,可见国企在东北数量之多。
 
  旧制度犹如老式的大楼,改造起来,比平地起高楼还要艰难。“投资不过山海关”已经成为东北发展困境的真实写照,“大政府、小市场”等落后体制,层层束缚着投资者的发展。
 
  振兴东北,不是依赖政府投资
 
  工业是资本密集型产业,一台普通的生产设备可能就要上百万元,其本身的发展需要大量的资本投入。
 
  由于政策原因,东北地区从“一五计划”开始,就一直获得大量的政府投资。20世纪末的国企改革,导致大量工人下岗,政府投资办厂按理来说是可以增加当地就业岗位,但实际情况却并没有得到改善。
 
  2003年之后,又提出了“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战略”,通过大量的投资来拉动东北的经济。但面对大量投资,东三省的投资拉动率却非常之低。
 
  即便再大的政府投资,对于企业来说,从政府那里拿到资金的成本很低,但是多雇佣一个工人之后的成本却越来越高,因此相对来说,东北的就业岗位并没有因为投资增多。
 
  再加上经营能力的每况愈下,企业甚至把政府补贴当做固定“营收”,像吸血虫一样趴在身上,千方百计,多多益善。
 
  比如沈阳机床,作为上市公司,每年都有政府补贴。2015年,沈阳机床获得了政府5267多万元的政府补贴资金,但相较于当年6.79亿元的亏损,这些补贴显得杯水车薪。
 
  长此以往,政府也不好过。近几年东北超过七成重点行业税收负增长,黑龙江16个重点行业中,只有4个行业税收正增长。一个不愿吐露具体身份的财政局长说:“2015年有30多亿元的支出缺口,以前除了中央资金之外,都是省里拿钱,现在省市要三七分,我们地市本级要拿出25亿元支出,而全市可用财力总共不到30亿元,我们所有人得不吃不喝才够。”
 
  2016年东北三省的GDP增速排名位列倒数后5位,其中黑龙江和吉林增速分别为5.1%和6.2%,辽宁经济增速则继续下探,为全国唯一经济增速负增长地区,只有-1.3%。
 
  官僚主义盛行,公平建立在钱权之上
 
  在东北,民营经济想发展起来,难于登天。在东北某省会城市,44个委办局居然有43个有行政处罚权,抓权的目的是什么?还是为了最后抓钱?
 
  “关门打狗”在东北许多招商引资中是常见现象,政府用各种优惠政策吸引企业投资,等企业资金到位已经开始工程建设后,原来许诺的承诺最后就像一纸空言,让企业家苦不堪言,不得不伤心离去。
 
  在东北,能做的比不上能说的,有能力的比不上会搞关系的,凭本事的比不上会送礼的,有资质的比不上有背景的。
 
  2005年以后,东北突然盛行起一个奇怪的政策,政府官员可以直接到国企任职,拿国企的高薪。一时之间,一些晋升高级领导无望的官员,纷纷托人花钱以“调任”或者“挂职锻练”的名义转入到国有企业。
 
  这种调任,是一种公权部门赤裸裸对优质资源的掠夺,不仅违背了公平公正的竞争环境,还压制了原来企业员工的上升渠道。
 
  还有一些国有企业老总,养起了足球队、篮球队和乒乓球队,参加各类甲乙级联赛,这些运动员被安排到各委办局或国有企业部门,平时不用上班,只需在训练时卖卖力。
 
  这样的后果造就企业冗员和经营急剧亏损,据悉吉林某企业,全国同类城市这类公司只有40个人,这家企业的员工多达300人,光综合行政人员就干了一百多人,这样的企业在东北比比皆是。
 
  一位哈尔滨的北漂苦述:“北京有雾霾、有堵车、有歧视外地,还有生活成本和压力,但有一条北京不具备的,那就是在北京工作要比东北公平,基本原则是看人的能力而非背景和关系。”
 
  人口陷阱,人才外流和老年化严重
 
  改革开放以前,东北地区是资源洼地,具有较高的吸引力,大量人才流入东北地区。
 
  然而东北经济的日渐衰退,工作岗位的缺失,让东三省逐渐由原来的人口大省,成了中国人口流失的重灾区,反而成为人口陷阱,让后来淘金者不敢再进东北半步。据全国第五次和第六次人口普查比较,东北近十年间净流出人口180万,这些人中,一部分是去外地上学的大学生不再回来,一部分是举家外迁,换句话说流逝的都是精英。
 
  其中大量东北移民去了海南。因两地医保对接,哈尔滨医保部门曾有统计:在三亚生活的黑龙江籍流动人口有30万之多,仅哈尔滨人就达13万,而三亚本地常住人口也就68万。
 
  另外由于东三省政策性积极响应国家计划生育,人口出生率低,老龄化严重,根据2013年数据,仅仅辽宁一省老龄化水平就高于全国1.43个百分点。东北成为全国老龄化社会最严重的地区。
 
  从另一个方面解读,东北人才的流失,还和“托关系”的社会风气有关。
 
  北上广深的崛起是商业的胜利,大家都是凭本事吃饭,但到了东北,到处都是潜规则,上学要托关系,办婚宴要托关系,晋升要托关系,住院要托关系,几乎生老病死都要托关系。
 
  托关系是商业社会公平发展的大忌,但是恰恰在东北就是盛行这一套。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劣币驱逐良币”,东北各个领域都出现了人才“逆淘汰”的现象。
 
  众生相:东北人的社会人精神
 
  由于地域黑,网上经常有“东北人都是黑社会”这样的言论,然而搞笑的是,东北虽然没有那么多真正的黑社会,却存在着一种“社会人”的文化。
 
  假装自己是“道上”人物,这种文化深入东北社会的肌理。在东北,经常能看见一群“社会人”打扮的人,其标准形象要么是膀大腰圆,要么是瘦成鱼刺,寸头发型,胳膊上有纹身,手里拿着一个小包,走路弯着腰,说话痞里痞气,大金链子、佛珠和玉坠成为证明身份的标配。
 
  但仔细打听,这群人根本不是黑社会,他们也许是倒腾蔬菜的,也许是开牙诊所的,也许是五金店老板,或者苍蝇馆子的厨子……用他们的话来说,“不是社会人,净唠社会嗑”。
 
  大金链子小手表,一天三顿小烧烤
 
  这种“社会人”现象,说明了东北底层文化有一种对暴力崇拜的色彩,是一种草莽秩序的发扬,这种原始而现代的思维,实在难以适应社会的创新和商业发展。
 
  另外,这种社会人精神和互联网的结合,又形成了一种荒诞的低级幽默,其中被称为“拯救东北经济”的直播行业,更是东北文化的重灾区。
 
  据了解,国内多家主流平台中,排名靠前的主播里超过一半来自东北。被称为“YY第一男主播”的MC天佑,就来自辽宁锦州。就连中国小品之王、东北喜剧最高段位的赵本山,也破天荒地发布微博,帮自己的女儿在映客参加的直播选拔比赛拉票。
 
  在中国的科技互联网版图上,东北地区也几近空白。移动互联网、电子商务、金融业等新兴业态严重滞后,从而造成严重就业危机。与此对比的是,绝大多数直播平台的主播收入至少在5000元以上,懒散、颓废,谁也不愿意再出门创新。
 
  不是东北人不热爱自己的家乡,而是家乡除了国企和公务员,实在没什么工作岗位。或许,以直播为代表的互联网经济模式的兴起,也许能给年轻一代留在东北,提供一个理由。但是如果说让网红拯救东北经济,对于这个“共和国之子”而言,实在是可耻至极。
 
  写在最后
 
  东北经济不是没救,要实现工业报国,只是涂脂抹粉,做表面文章,拯救10000个国企也救不了东北经济,东北需要刮骨疗毒的勇气。沈阳机床作为东北经济这个母体中的个体,在外界环境改善之前,打铁还需自身硬。
 
  所有的企业,都是时代的企业。在时代的风口下,德国提出“工业4.0”,美国提出“工业互联网”,中国提出“中国制造2025”,在近代工业200年历史中缺位的中国,第一次与竞争对手站在了同一起跑线。所以,机会会留给有准备的人。

    (原标题:国家拯救10000个国企也救不了东北经济!中国第一机床巨亏,董事长辞职)
(来源:新芽网)


机床网官方微信
@中国机床商务网
已推荐
0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机床商务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浙江兴旺宝明通网络有限公司-中国机床商务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刊用本网站稿件,需经书面授权。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机床商务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非中国机床商务网)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第一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与本网联系,并提供真实、有效的书面证明。我们将在核实后做出妥善处理。

  • 浙江震环数控机床有限公司
  • 玉环县清港机床厂



图说机床

更多>>

旗下子站

玉环机床网温岭机床网泰州机床网滕州机床网宁波机床网沧州机床网温州机床网工量刃具网加工中心网电加工机床网锻压机床网机床附件配件网
车床网铣床网钻床网雕刻机网锯床网磨床网数控车床平面磨床数控铣床摇臂钻床数控冲床立式锯床剪板机折弯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