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国机床商务网>新闻首页>机床人才

甬江工匠徐利勇:比起技能 坚守更难

2017年05月25日 10:34:31来源:凤凰网宁波点击:3471

  【中国机床商务网 机床人才】2012年,徐利勇和公司车队骑车前往四明山腹地商量岗,准备攀登海拔915米的顶峰“奶部山”。山区路面陡峭,连续四十几公里都是上坡路段。半程刚过,本就疲惫不堪的徐利勇愈发感到体力不支,向队友大呼:“骑不动了,找个钉子帮我把轮胎扎破!”
 
  “当时就想着轮胎破了,就不用骑了。”5年后,徐利勇坐在我们面前,笑着调侃这段经历中的自己。“玩笑归玩笑,最终我还是坚持到了山顶。回头看这个过程,还是蛮享受的。”
 
  对徐利勇而言,这像是咬牙猛冲终点后,突如其来的一场释放;
 
  更像是这个“自行车王国”40年演变与自己16年职业生涯的一次浓缩。
 
  相遇在“王国”没落时
 
  徐利勇接触自行车行业,是2002年的事。
 
  彼时,80年代的自行车“王国”光环散去,国内自行车行业进入了一个停滞不前的下坡阶段期。从“时髦与拉风”的时尚定位,一度滑落到普通的代步工具。至此,拥有一辆自行车不再是件无上光荣的事。
 
  徐利勇是机械专业毕业的,涉猎面并不单一,在行业隆冬期,逆流而上,与其说是勇气,更多的是冥冥之中的那份阴差阳错。
 
  2002年,他跟随家住宁波的同学来游玩,意外听说当时还名为“宁波嘉隆工业有限公司”的宁波巨隆机械股份有限公司正在招工,本着试试看的心,刚毕业尚在杭、甬徘徊选择的徐利勇,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成了一名自行车零件设计员。
 
  “那个时候,算不上是自行车最光鲜的年代。大家总觉得汽车才是未来的发展方向,包括刚刚兴起的电动车风潮,更是把自行车推到了一个毫无前景的角落里。”进入行业之初的兴奋感刚过,很快,徐利勇便发现身边越来越多的从业者选择了转行,一同退出市场的,还有一些知名度如雷贯耳的内资企业。
 
  “看着身边人来来去去,说没想过转行是假的,想过做IT,也想过做去设计公司。”只是当一切尚且停留在设想阶段,徐利勇的职业生涯迎来了一个如今看来够得上分量的转折点。
 
  台湾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
 
  徐利勇形容自己是有执念的技术人,在我们看来,这更像是一种韧劲。
 
  有的人,风再大,都不足以将他吹佝。
 
  刚进公司的第一个月,徐利勇就下了车间。一切起源于部门主管的一句话:“你要学设计首先要了解产品,要了解产品首先要了解模具,要了解模具首先了解设备。”他转念一想,离设备最近的地方就是工厂车间。
 
  “70余个模具一桌,放在面前,起初我根本分不清它们之间的区别。硬着头皮把模具洗干净,接着拼。”这样的活儿,徐利勇干了两个多月。
 
  不止如此,半年时间里,他在车间的各个岗位轮转了足足一圈。
 
  一抬头,身边的同事早已走了大半。
 
  2003年的4月是徐利勇职业生涯里最重要的一个春天。
 
  “我愣头愣脑地被派去广东拜师,到时才发现师傅开的是和自行车毫无关系的金属热处理加工厂。”一脸委屈的徐利勇,在工厂里待了十来天,才盼到了姗姗来迟的老板。
 
  原来这个师傅早年在全台湾数控机床里的N0.1——台中精机做总工。设计出身的他,在来广东前,曾创业做过自行车脚踏,在当时的台湾名气响当当。
 
  徐利勇这才如梦初醒此趟行程的意义所在。
 
  在广东的日子,他待了整整1年半。
 
  没有固定的工作,也没有老师。一个人,两台电脑。
 
  “第一个月,热处理厂的员工上下班,我都跟着。一个月下来,我发现这和想象的并不一样,就过起了白天睡觉,晚上看设计产品的日子。回想起来,还蛮有趣的。”徐利勇大笑起来。
 
  事实上,徐利勇学到的反而是没那么具体的东西。这个倾向“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台湾师傅,更多时候,教会他的是做事的方式和做产品的逻辑思维。“那时学的机械三分之二和自行车都没关系,但对我来说有用的是如何把理念引用到自行车行业来。”
 
  从广东回来,公司里的大学生换到了第四批。
 
  可这次的人来人往,再也影响不到他的任何决定。
 
  忽来一阵运动风
 
  刚进入岗位时的迷茫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沉淀一年后的爆发。
 
  “总渴望做些事”成了徐利勇广东一行后的常态。
 
  那一年,他接手了开拓日本市场的项目,第一个设计的产品是以轮胎著名,自行车也能在日本排上前三的BRIDGESTONE的自行车锁。
 
  “当时由日本设计师和我两人合作设计。为了测试产品,必须要摇动车龙头5万下,边摇,边记录数据。一人5百下,互相督促,摇了两天两夜,创下了连轴转40多小时的最高纪录。”一年后项目完成,徐利勇轻吐一口气,久违的成就感漫上心头。
 
  这个月,他在上海展会上与那位日本客人重逢,聊起那段经历好似昨日,“这么快就12年了。”
 
  2006年是中国自行车的“千禧年”。随着国民经济的快速发展,生活水平的稳步提高,由西方国家创造,后引入台湾的“骑行文化”,像一夜忽然来临的春风,刮进内地市场,这股运动时尚的风潮持续了6年之久,影响了一批像宁波这样的城市实施了无车日、低碳出行等举措。
 
  2008年金融危机的到来,给自行车民用市场带来了极大的冲击。为了让企业存活下去,习惯了民用思维的徐利勇不得不向运动市场转型。“09年之前,我所做的一直都是以东南亚为主的民用通行市场,简单来说,就是上下班的代步工具。”
 
  除了从“便宜、好用、踩不破”到“专业、轻量化”的理念升级,他要面对的还有全新的产品工艺、产品线以及产品群体,这个群体大多是由爱好者、发烧友、职业运动员组成的,他们比民用市场的受众更细腻、挑剔,甚至有人提出“脚踏做薄一毫米加一块”的要求。
 
  在销售额下降30%的背景下,徐利勇和他的团队突破了原有思路,引用了工程塑胶、钛金材料、铝镁合金,打造了多款新的专利结构,做到了“绝处逢生”,但初次尝试运动市场的他,在过程中仍有些十年都忘不了的“尝新”经历。2008年改革初期,他摔了一跤。“我骑着自己生产的和鞋子相连的专业脚踏,在319国道路口等红绿灯,由于没和脚踏成功分离,20秒后,失去重心,嘭得一跤,把旁边骑电动车的人吓得一惊。”
 
  这次转型,“巨隆”前后用了5年,基础转变其实在第3年早有成效,可得到市场接纳却是5年之后的事。“真正难的是,客人对你认识的改变,因为如何累积形成公信力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从这场战斗里爬出来的徐利勇如是说。
 
  共享单车唤醒沉睡已久的自行车“王国”
 
  2016年,共享单车意外红了。
 
  原本沉寂已久的民用自行车市场,忽然大地回春。
 
  “时隔40余年,能再度成为全民热议的话题,可以说是共享经济帮助大众重新认识了自行车,这是互联网带给制造业好的一面,与此同时,“乱停车、责任划分不明确和目前国内三四十家相关企业在抢夺市场中的恶性竞争,都会带来影响用户体验的弊端。”谈及时下最热门的话题,徐利勇表达了他作为圈内人的看法。
 
  2017年5月7日,共享单车专业委员会成立。
 
  作为会员单位之一,徐利勇代表公司参与了这份产业规范的制订。
 
  那么,对于对民用市场将近两千万台的年冲击量数据,一辆共享单车的生产究竟要多标准?徐利勇回答了这个问题。“首先作为一辆自行车,它必须满足自行车的所有生产标准;其次它的耐久性和寿命必须高于民用单车;在人体工学方面,考虑到用户群体主要是穿皮鞋的白领,关键零部件的脚踏主要以细网纹为主... ...”
 
  跳脱出民用市场多年,徐利勇对结构件安全度仍然有着自己的执着。“脚架、主体架、驱动系统是一辆自行车安全的关键。”这其中,对脚踏的研究占了他职业生涯的40%。
 
  大概是天生乐天派,职业生涯的每个困难期,徐利勇都用“有趣”避开了过程的艰辛。“都说处女座生人天生适合做设计。”对不完美的苛责推着他在自行车行业一走就是16年。
 
  “不仅要去专注于你的行业,更要学会坚守,毕业以来16年,我见过太多年轻人的离去。对技术人员来说,比起技能,坚守更难。”刚刚过去五·一,徐利勇成为今年江北区唯一一位夺得省级劳模的人。在材料里,他写下这句话。
 
  是啊,春天总是为那些挨过隆冬的人而来
 
  (原标题:甬江工匠徐利勇:风口里,站在自行车零件上的人)
(来源:凤凰网宁波)


机床网官方微信
@中国机床商务网
已推荐
0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机床商务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浙江兴旺宝明通网络有限公司-中国机床商务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刊用本网站稿件,需经书面授权。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机床商务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非中国机床商务网)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第一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与本网联系,并提供真实、有效的书面证明。我们将在核实后做出妥善处理。

  • 浙江震环数控机床有限公司
  • 玉环县清港机床厂



图说机床

更多>>

旗下子站

玉环机床网温岭机床网泰州机床网滕州机床网宁波机床网沧州机床网温州机床网工量刃具网加工中心网电加工机床网锻压机床网机床附件配件网
车床网铣床网钻床网雕刻机网锯床网磨床网数控车床平面磨床数控铣床摇臂钻床数控冲床立式锯床剪板机折弯机


2018机床评选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