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国机床商务网>新闻首页>市场分析

东莞制造业不再任性 转型升级烦恼重重

2015年12月30日 13:23中国机床商务网点击:5244

  【中国机床商务网 市场分析 】一个雨后初霁的下午,梁钟铭从办公室出来,钻进自己那辆方向盘在右的“一国两制”轿车,直奔东莞市区的银行。作为龙昌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的总经理,梁钟铭已经过了剧痛的阶段,但是利润的降低加上设备的更新,还是让他的资金有些紧张。
  
  一本《互联网+》的书横嵌在车门的搁物框里。两天前,梁钟铭买了这本新书,已经看了几十页。眼下,很多从事制造业的管理者谈互联网、创客已经成了潮流,有人已经开始向这个方向转变,但仍处在摸索期。
  

 
  从龙昌集团所在的常平镇到东莞市区的40分钟车程里,梁钟铭和记者谈了一路。他几次提到了人力成本的增长带来的压力,还有各种技术的改变。间或他会有一些抱怨:企业资金周转的周期通常是60天,而员工的薪水却不得不按月发放。有时候,回款周期未到,企业的资金链可能会因薪水发放而断掉。
  
  但是,制造业发展环境的改变已经不可逆转。工人的工资在提高,权利保障的意识也在提高。种种迹象表明,中国制造业已经不是一个企业主任性的时代。
  
  更替,还是逃离
  
  东莞是中国制造业的一个缩影。在这个城市,中国制造业的任何风吹草动,总能找到相应的分析样本。东莞战略新兴产业研究中心主任助理龚佳勇,对东莞的制造业并不悲观。他说,东莞制造业并不像外界渲染的那样差,这只是中国制造业成长过程中的烦恼。在这个阶段,必须调整产业结构,淘汰一部分产业,但“倒闭潮并没有伤及东莞制造业的根基”。
  
  东莞市政府的研究报告显示:2014年,该市先进制造业增加值增长了13.9%,占规模以上工业的47%;新增规模以上工业企业145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内销比重提高到52%。百亿元级别的企业达到10家,五百亿元级别企业实现零的突破。
  
  同时,一批战略性新兴产业初具规模,智能手机年出货量达到2.3亿部,占全球的17.7%;从事云计算应用的企业超过2000家;物联网及相关产业年产值达到680亿元。东莞成为第二个国家级两化深度融合暨智能制造试验区。
  
  这份报告还显示,2014年,东莞市新增境内外上市企业7家,总数达29家。新增全国股转系统挂牌企业15家、区域性股权交易中心挂牌企业近200家,均居广东省地级市第一位。
  

 
  中国制造业正处于凤凰涅盘的时期,有些企业会被淘汰,能留下来的,抵抗力已经增强。
  
  “我是自己代替自己,自己来革自己的命。”在这样的背景下,梁钟铭学会了如何自我更替,而不是逃离。祖籍常平镇的他,已经不可能像当年离开香港那样离开常平。除了故土情怀外,这里还有着他生存的根基和完整的配套。他位于常平的这家分公司,开始转型内销,越来越依赖内地市场。
  
  梁钟铭是人口红利的受益者,如同中国所有那个时期的制造业主一样。
  
  当年,梁钟铭与其他来东莞投资办厂的企业家,主要是看到了劳动力的红利。上世纪80年代,香港制造业的成本高企,缺工严重;梁氏家族创办的玩具加工企业也遭遇到这个问题。这时候,一些偷渡到香港去招商的东莞本地的村长找到了他。
  
  但是出于对当时中国发展环境的顾虑,梁钟铭起初有些犹豫。直到有一天,东莞县外贸局局长亲自对他说:我用生命向你保证,没问题。
  
  随之,“三来一补”的制造业发展模式被确定下来,东莞成了来料加工、来样加工、来件装配和补偿贸易的试验地,甚至机器设备都是购货方直接提供。中国这些企业除了提供人力和厂房之外,不用任何其他方式的投入,成为名符其实的加工基地。这种方式没有任何的定价机制,只能凭借廉价的劳动力和厂房获取微利。
  
  很多外资企业,也逐渐以香港为跳板进入了中国内地。上世纪90年代,打工浪潮在中国兴起,当时曾有一部红极一时的电视剧《外来妹》,描述了那个时代的景象。
  
  而在更多的企业成长起来后,招工逐渐变得困难。梁钟铭此时已经是贵州省政协委员,他利用这层关系,和各地政府驻扎在广州办事处的劳务输出机构合作,开始向内陆省份招工。在这一过程中,政府帮助输出了农村富余劳动力,而大批内陆省份的农民成了工人。此时,劳务市场仍是买方市场。
  
  2005年前后,由于劳动力的缺乏,梁钟铭剥离了玩具的配套生产业务,由其他企业加工代理。
  
  新一代农民工表现出了一些区别于上一辈的特点。2008年1月1日,倾向于保护劳动者权利的《劳动合同法》出台,制造业不得不为工人缴付社会保险。由于劳动成本的上升,一些厂家开始经营吃力。“这一法律规定了工人的底薪和加班费的标准,这就不像以前由企业自己来定给工人发多少工资了。”投资了多家公司的蔡志忠告诉记者。他早期在东莞经营服装,现在主要的业务是入股新兴产业公司。
  
  来自广东湛江的打工者王磊,今年42岁,在东莞塘厦镇的一家塑料制品公司做磨具工人。他的收入,算上加班费,每个月不足5000元。他告诉记者:“新入职员工在一年内,单位是不给交社保的。这部分社保费用,单位会强制从工人的工资中全额扣除,满一年后才按规定缴纳。”
  
  龚佳勇说,近几年,东莞制造业的平均缺工率在30%以上。
  
  机器人上岗
  
  在劳动力成本提升的背景下,大批制造业开始外流到东南亚和南亚等国家。
  
  龚佳勇并不认为中国正在丧失竞争力,毕竟相较这些地方,中国劳动力的技术水平相对较高,并且配套的产业链已经形成。“在印度,火车每小时走60公里,这不是在增加时间成本吗?”
  
  基于人力成本的增加,2010年前,梁钟铭已经开始考虑岗位的自动化。有着玩具机器人制造基础的龙昌集团,开始研发一系列工业机器人。
  
  在常平镇龙昌集团的车间里,记者看到,除了包装工位人力相对集中外,其余工位的机器设备则很多。
  
  梁钟铭说,现在的问题是要么增加机器设备,要么搬迁。他说,现在厂里的工人基本工资、加班工资及各种补贴福利算起来,企业对每个普工实际月开支普遍超过3000元,技术工种的开支更高,并且逐年上涨。如果还像以前那样拼招工规模,企业已经无法承受。“现在,我们有4台全自动装磁铁机,每台可替代7名装配工。这不但减少了人手,还避免了塑料件分拣过程中的烫伤事故。”
  
  2009年,龙昌集团自主开发了自动啤T钉机和自动啤轴机,企业为此付出了100多万元的成本。对于小企业而言,这种开支还是难以承受。虽然这是政府补贴的项目,但有不少企业老板表示,刨除申请成本后,最终拿到的补贴微乎其微。
  
  但梁钟铭确实因此受益不少。现在常平龙昌集团有2000多名员工,采用自动化设备后,效率提高了4倍。
  
  近年来,围绕着产业转型升级,东莞市政府做过一系列努力,其中,机器人产业被列入该市未来发展的重点产业方向。记者在东莞市委宣传部了解到,东莞市政府投资27亿元,正在建设松山湖机器人产业基地。而自2014年9月开展“机器换人”专项资金申请以来,截至2015年4月,已收到有效申报项目505个。初步统计,这批项目总投资达42.6亿元,预计可减少用工34378人。
  
  不可否认,机器代替人工是一种趋势,但会不会进入机器人代工时代,尚存疑问。梁钟铭说,他现在也做机器臂之类的产业机器人。“我不光做玩具了,这也是一种革命。”
  
  被复制的模式
  
  东莞市厚街镇是著名的制造业基地,这个人口超过300万的小镇,聚集了五家五星级酒店,曾因繁荣的色情业而闻名。如今,不仅服务业变得萧条,大批制造业也开始逃离,镇上的空厂房逐渐增多。与此同时,展会经济却在这里取得了发展,每天都会有各式各样的展会,特别是家居展会富有盛名,虽然家具制造业已经没落。
  
  在厚街镇,以前还有很多以生产出口鞋子为主的台商企业。其中的一些企业,已经将生产工厂搬迁至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在那里汲取人口红利。
  
  种子制衣厂是东莞“三来一补”最早一批受惠者。在红火的时候,工人进厂需要政府特批条。如今,面对劳动力成本的提升,不得不逐渐减少国内的工人人数。蔡志忠是这家企业的早期参与者,他告诉记者,目前,种子制衣已经相继在印度、柬埔寨开设了工厂。
  
  与此同时,中国的内陆省份仍然处在大面积招商的阶段。记者从山东省了解到,该省很多地方都在下大力气招商。其中,山东省巨野县给公务人员定下招商任务,并为企业免除土地租金和税收;山东省济阳县则利用济南市的北扩机会,建立了大面积的台湾工业园区,对入驻的台湾企业减免土地租金和税收。
  
  在这些优惠政策面前,很多台湾纺织企业和食品加工企业,正在搬迁至第二产业相对落后的地区。虽然制造业在中国沿海的很多地方已呈深度调整之势,但内陆省份还在复制着这些地方以前的模式。而当这些内陆省份拿出很多的优惠条件进行招商时,东莞等沿海城市的吸引力正在越来越少。
  
  诺基亚的手机制造厂在东莞关闭后,几千人下岗。与此同时,更多智能手机的生产厂家冒了出来,并逐渐形成了从手机塑膜、手机磨具到手机外套的庞大产业链。一些中小型企业正在适应这种形势。来自湛江的打工人员王磊就负责收集磨具,智能机的更新速度很快,磨具的翻新速度也很快。
  
  梁钟铭还在做他的玩具产业,只是在2005年的时候,马来西亚的企业已经开始投产,而且所占的产值比例越来越大,到2015年,马来西亚工厂的产值已经与中国内地的工厂相持平。而在2007年,马来西亚生产的比例尚不足30%。
  
  与此同时,他在常平的厂家也开始进行战略性调整,从出口转向内销。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梁钟铭成立了中国区域营销中心,对全国各大省份的批发渠道已经完成了80%的覆盖。
  
  环保的生意
  
  在环境保护越来越受到重视的背景下,很多传统的制造业正在转向环保产业。东莞市绿巨人环境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潘天明,之前从事的是电机生产,如今几个有兴趣的制造企业老板入股成立了这家公司。该公司主要从事企业的水污染处理。潘天明告诉记者,目前东莞有近千家水处理公司,而上规模的已经有近400家。
  
  在水污染处理方面,国外的设备价格比较高,对中国的水的处理方式不太适合。这给了本土企业很大的成长机会。潘天明举例说,中国很多制造型企业的车间清洗以及锻造冷却过程中会产生重金属,这给了水处理企业很大的市场机会。
  
  曾经生产空调配件的邓光荣,在这一轮的制造业升级中,主动放弃了企业转型,玩起了“互联网+”,用这种模式开起了一家E酒店。这家酒店同样是几家制造业主联合入股成立。酒店里有咖啡厅、精品酒店、书吧等,主要满足个性的需求。
  
  罗嘉斌18岁从重庆来到东莞,先在工厂务工,学会一些技术并积累了一定客户资源后,从工厂出来自己创业。期间,他将中国古城墙应用的糯米灰浆进行改进,生产出了福娃牌糯米漆涂料,成为家具行业独创的绿色产品。对他而言,利润更多来自于技术的创新,以及逐渐增长的环保需求。目前,他的工厂有几十名工人。而他的三层办公楼里,正在尝试打造一个覆盖环保漆全行业的电商平台。
  
  吴松华是东莞一家太阳能公司的老板,对太阳能热利用技术颇有研究。7月份,他刚在内蒙古中标了一个30吨的热水改造工程。
  
  东莞集群的太阳能生产厂家,没有像东莞制造业一样出现明显的衰败,其中的一个原因,是政府的政策导向对他们有利。但相比前些年,这个市场也不太乐观。
  
  面对未来,东莞的制造业依然充满不确定。
(来源:南方企业新闻网)

机床网官方微信
@中国机床商务网
已推荐
0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机床商务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机床商务网,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国机床商务网,http://www.jc35.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 广告位
  • 浙江震环数控机床有限公司



图说机床

更多>>

旗下子站

玉环机床网温岭机床网泰州机床网滕州机床网宁波机床网沧州机床网温州机床网工量刃具网加工中心网电加工机床网锻压机床网机床附件配件网
车床网铣床网钻床网雕刻机网锯床网磨床网数控车床平面磨床数控铣床摇臂钻床数控冲床立式锯床剪板机折弯机


咨询中心

编辑部QQ交谈

展会部QQ交谈

市场部QQ交谈

返回首页
CME中国机床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