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国机床商务网>新闻首页>机床上下游

探访多家机器换人工厂 看人都在做什么?

2015年12月28日 09:45中国机床商务网点击:5126

  【中国机床商务网 机床上下游】缘起,是记者在一次采访中得来的消息:昆山的富士康工厂,一年多来人员总数从8万减到4万,而产值却增加了一倍。主因,是技术改造和转型升级,机器代替了人。
  
  在听到这则消息之前,记者近年频繁听到的是:珠三角、长三角的加工厂包括万人大厂,或一夜倒闭,或把工厂迁移到中西部,甚至劳动力更加低廉的东南亚国家;还有,因为外贸订单的减少,大量工人春节加班的现象可能不再出现,如今,大量工厂已提前放假……
  
  “机器换人”,是传统“中国制造”的转型必经之路吗?如富士康这样有代表性的劳动力密集型加工厂,能否通过“机器换人”成功转型并留在经济较发达地区?为此,记者应聘进了昆山富士康工厂当了几天一线作业工,并陆续探访了苏州多家工厂。以下,是记者所见所想。
  

 
  这是广东省东莞市松山湖长盈精密技术有限公司“无人工厂”的打磨机器手(5月13日摄)。该车间完成“机器换人”改造后,作业人员从650人精简至目前的30人,打磨效率提升2.5倍。
  



 
  浙江绍兴一家袜业企业“机器换人”后的车间已截然不同,往昔需要20多人的一个织袜车间(上图,2012年9月9日摄),经过“机器换人”后如今只需要1名工人(下图,2015年3月7日摄)。
  
  机器人没有的东西——“感觉”
  
  昆山城北,那规模和人口堪比小城镇的富士康园区,车间一时难穷尽。
  
  记者被分配到了一间研磨车间。所谓“研磨”,是将冲床冲压出来的手机或笔记本电脑外壳,进行去毛边、精磨、抛光等作业。
  
  最初所见,大失所望。记者想来见识机器人,可偏是被分到了最传统的人力岗位——“去毛边”,八九个人戴口罩和手套,在一条没有传送带的长桌旁坐着,从左到右传递来粗糙的笔记本电脑的底壳,每个人要用锉刀,在指定的部位磨上几刀,把冲压后残留的金属毛边去掉。照工友们的说法:“是个人,就会做。”
  
  不能说话,不能玩手机,每2个小时休息10分钟,人简直成了机器人。
  
  记者问工厂里一位负责安全监管的老工程师:难道我这个岗位,机器代替不了?对方答,理论上可以,但投入太大,没有必要。另外,他提到了“感觉”:一些毛边,人眼一看便知,一刮就没,可对机器来说,却需要很高的准确度、精度和智能程度。他说如今厂里的机器人绝大多数不能发现机械异常,如果模具摆放不妥或者顶针没有复位,机器人照干不误,一干下去,可能就是几万、甚至上百万的损失。
  
  “感觉”一词,在记者多方询问中数次听到,这也是机器人技术暂时没法完全取代人工的重要因素。比如有老师傅提到了某品牌手机铝合金外壳极其柔弱,免不了产品有刮痕,可一些刮痕很浅很细、形状各异,相比机器检测,人眼更容易发现。
  
  富士康自动化总经理戴家鹏曾对媒体解释过“机器换人”的难度,同样提到了“感觉”:人有各种感觉,还有很好的弹性,可以很快切换去做另一项工作,机器人没有这种灵活性。
  
  应该“知足”的部分自动化?
  
  也许是因为记者老在问机器人的问题,也许是记者这位新人去毛边效率太低,两小时后,记者被调去做“水磨”了——不再是纯人工,而是使用机械臂。
  
  “水磨”,或被称为“抛光”。面对操作台,将之前去掉毛边的笔记本电脑的底壳放在模具台上,打开水龙头对着浇,然后按下开始键,机械臂就能自动开始打磨,将一个个黑乎乎、带着菱形冲压印子的镁合金外壳,磨成金属亮白色,磨一个要45秒。
  
  可并不全自动化。记者要做的,是上下取放外壳,并在每次磨完两个外壳后,在机械臂上换两块打磨砂片,还要趁空隙用压缩空气枪吹干磨好外壳上的水,并整齐装箱。记者一算,1小时能磨大约40片,4小时后,腰腿已酸。
  
  趁补材料的间隙,记者不死心,又去问流水线线长机器人的问题——换外壳和砂片,还有吹干、装箱,这些不能自动化吗?线长在富士康工作好些年头了,他说知足吧,四五年前,用的可都是人工。他说自己当年戴着橡胶手套,淋着水,手持磨枪手工抛光。虽然打磨时间差不多,但干久了人受不了,尤其冬天,冷水逼人。据线长说,近些年,很多辛苦、没人肯做的岗位,都已换上了机械臂,比如记者所做的水磨抛光,还比如车床加工和粗磨,粉尘多噪音大,都已逐步用上机器人。
  
  要看更全面的自动化,在富士康也有了“样板房”。今年5月,昆山富士康在建厂22年来首次向媒体开放,负责人带着记者们参观了“关灯车间”。干嘛“关灯”?自动化程度高了,人少了,就可以少开灯甚至不用开灯——厂房屋顶铺着6兆瓦的太阳能电池板发电,车间仓库大量使用机器人,生产过程运用物联网管控,比如在“脉冲加热回流焊接”的组装环节,因为自动化的应用,员工已从最多时的1500人减至300人。据当时的统计,昆山富士康厂区5年来已投入3亿元进行自动化改造,采用自主研发机械臂2000余台。据富士康对外宣布的消息,其大部分工厂尚未做到整场自动化,但成都、深圳和郑州的工厂正处于“生产线自动化”向“整厂自动化”的推进转型期。
  
  富士康科技集团总经理游象富曾宣布:未来富士康招人,重点将招聘能够操作最先进自动化设备的技术员或工程师,要本科学历,还要有专业特长。
  
  换了机器,同样留不住的工人
  
  和记者一起以中专、初中毕业证书进入富士康干活的工友们,显然暂时进不了“关灯车间”。虽然,他们其中一些人经验丰富,可并无技术积累。
  
  26岁的王鹏鹏已是第三次进富士康,第五次进电子厂了——他在烟台富士康工厂干过1年多,在郑州富士康工厂干过两个月。在烟台,他负责检测和维修手机,只要用仪器一插一拔;在郑州,他在流水线上组装手机,日复一日地打螺丝钉;他还干过数控机床,每隔7到8分钟从机器中取放一次手机外壳……26岁的赵双虎曾在北京富士康工厂干过,也是在组装车间日复一日地打螺丝钉,他还在服装厂和家电厂打过工。
  
  他俩和记者一起,被分配到研磨车间。干了1个小时不到,赵双虎就撂下手套,愤愤走了。他离职的理由是:水溅全身,湿、冷、苦、没意思。他说他要继续找工作,找个好活。什么叫好活?他答不上来,但至少要轻松的、可以坐着上班的、不冷的。
  
  王鹏鹏坚持了下来,可他私下也叹苦:不如流水线上打螺丝钉简单,可以坐着什么都不用想。他还觉得,这是临时工,工资太低。他计划,先在富士康混着,等休息日去附近的陆家镇看看,那里劳务中介多,也许能找到待遇更好、更轻松的活。
  
  如今,在类似富士康这样的传统加工厂里,入职后两三天就离职的年轻人越来越多。这一周,记者在“找工作”和“工作”期间,听到看到了当地很多类似故事——
  
  某婴幼儿用品厂一天招了400名员工,第二天跑了300多人,因为该厂没食堂不包饭,而周围的小吃店一顿饭要十来元钱,不划算;某大型电子加工厂,每天在人才市场附近大量招聘,天天往厂里运一整辆大巴车的工人,可几乎第二天都跑光,于是干脆周而复始地招收“一天临时工”,干最简单和艰苦的岗位;回头说说记者这一批进富士康的工人,被分配到研磨车间的7人中,到第三天只剩1人……
  
  很多人说,是机器取代了大批简单劳动的工人,这种“机器换人”现象,不仅在制造业的加工厂出现,还在各服务业的白领中存在。可是,新生代的产业工人普遍怕吃苦,水磨抛光苦,涂装也苦,去毛边也苦,哪里还吃得消早些年在噪音和粉尘中的冲压和打磨。在记者看来,“机器换人”当然是工厂为转型升级的主动选择,同时,也是工人们生活条件普遍提升、劳动力成本上涨后,工厂的不得已之举。
  
  富士康自动化实施者戴家鹏的话,也印证了记者的想法。他说刚开始推行自动化时,工厂主管并不高兴,可在2008年前后,一些工作环境不好的工种开始很难招人、更难留人,于是主管们主动上门要求,要用机器人替代人工。
  
  “机器换人”关键在“人”
  
  无论如何,“机器换人”中更应关心的关键,还是“人”的问题。
  
  两个多月前的一则消息很有代表性:富士康重庆工厂的员工们不满“少加班”。因为工厂通过自动化和工业工程优化,提高了员工的操作效率由此减少加班时间,但对于很多员工来说,少加班就等于少工资。记者记得,好些年前,是工人抗议加班太多。其中变化,值得细思。目前记者想的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王鹏鹏们”何去何从?
  
  记者问王鹏鹏:你在烟台都干了一年多,为什么不干脆留下来,学点技术,能升职?王鹏鹏叹气说,很难升职,哪怕是成为老师傅,干的还是这些简单的活,没啥技术含量。
  
  那你觉得电子厂里什么活好呢?王鹏鹏说起以前在烟台时,当过一家保健品工厂的保安,那是一家国有企业,工厂里所有的生产流程一律自动化,员工只要对着屏幕,偶尔点点鼠标就行。
  
  那个保健品厂,你进得了吗?他立马说不行,因为好厂子和好活基本不招人。
  
  实际上,记者在富士康看到,厂内有为员工提供自考大专和本科机会的欢迎横幅,还有一些工作十多年间多次晋升的正式工,底薪绩效再加上加班工资,每月到手至少有六千元钱。如果努力,是有机会到所谓“好活”的“关灯车间”去的。可事实是,并非所有人都愿意努力。记者在富士康培训时,曾有冲压车间的线长上来要人,说虽然工作环境差,但是能学点手艺,愿不愿意干?培训室里二十几号人,竟没一个人抬头。讲台上的女师傅冷笑说:你们这些大老爷们,怎么就图赚钱,不图个技术呢?记者能感受到的是,技术活依旧吃香,只是“王鹏鹏们”能混的好活,越来越少。
  
  另一批要关注的人,是企业主和工厂管理者。
  
  同在昆山,记者又找到了一家生产汽车线缆的民营企业,一进门,地上来回的都是机器小车,它们沿着固定轨道来回穿梭,把上百公斤的金属导线桶运去加工,又把成品运回仓库,没电了就自己跑去角落充电;仓库、物流导线、段子模具等几个车间,基本关灯,不用工人;就算是最主要的生产车间,一台名字又长又复杂的“全自动机器”,1人操作,能顶几年前12位员工的流水线……投下几千万乃至数亿元来“机器换人”,这家企业的老板成三荣想得很透彻:“要提升企业综合竞争力,过去的人海战术,显然行不通了。”
  
  可是,细细分析起来,这家企业的大投入自有道理——汽车线缆产品的基本工艺,更新较慢,甚至很多年没有大变动,投入一套自动化设备和程序,显然能用到回本;更何况,这家企业已和欧美著名车企在研发上实现“共线设计”,双方数据库同步,自己拥有设计和配套的话语权。回过头来看类似富士康的代工厂,手机和笔记本产品的设计研发大多不在此,想要真正实现自动化,生产线和模具就要不断重新设计、重新安装,而数码产品更新换代极快,有些产品甚至“这一周卖爆了,下一周就死了”,自动化想要跟上,哪里来得及?
  
  那究竟要不要“机器换人”?老板们心里自有一笔账,考虑的还是投入风险和整体效益。而被换下的“王鹏鹏们”呢?记者截稿时,王鹏鹏已经出了富士康大门,正重新找工作,他说以后再也不进工厂干了,正考虑,做个保安、当个厨师也挺好。
  
  也许我们要相信,无论是机器还是人,市场自有调配之手。
  
  记者手记
  
  “机器换人”需因地制宜
  
  记者在富士康厂区上班的第一天清晨,7时40分,能看到急匆匆且浩浩荡荡的人流,刷完卡向各个车间涌去;每天中午、傍晚、夜晚放工点,涌向食堂刷卡吃饭的人流也是如此。即便员工少了数万,但这里还是一个让人心里踏实的制造业大厂。
  
  人多自有人多的逻辑。记者近日问了太多机器人的问题,也听了太多答案。有人说起郑州富士康的手机检测流水线,取放手机时只需要一个简单的机械臂;如果接着问,为什么不能全取代呢?对
  
  有时候,未必是取代不了,而是取代不合算。王鹏鹏举过一例,他在烟台富士康工厂的流水线上,曾经马力全开地生产过某日本品牌的手机,可没想到这手机才火了一年多,就彻底卖不动,并很快停产,大批工人也因此辞职。如果为此重金投入一条自动化流水线,岂不是机器人和模具又要大替换?他又说,如今某互联网品牌的手机很火,某厂子接了订单,招了一大批人,估计明年,这批人又得出来重新找工作……“机器换人”,其实并不等同于自动化和信息化,是否要“换人”,大中小的工厂自会根据市场和风险,做出自己的选择。在前不久的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富士康集团总裁郭台铭讲述了心中的“互联网+”。记者听得仔细,他谈的也不是机器人产品,而更注重智能化和软件。他说未来会将各地工厂的数据联通共享,用大数据分析,由此做出决策。
  
  因此,“机器换人”是件需要因地制宜的事。各地各企业制定符合实际的智能化、信息化计划,加大适合自己的技术研发投入,才是当下中国制造业增强国际竞争力的一条路径。
(来源:解放日报)

机床网官方微信
@中国机床商务网
已推荐
0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机床商务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机床商务网,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国机床商务网,http://www.jc35.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 广告位
  • 浙江震环数控机床有限公司



图说机床

更多>>

旗下子站

玉环机床网温岭机床网泰州机床网滕州机床网宁波机床网沧州机床网温州机床网工量刃具网加工中心网电加工机床网锻压机床网机床附件配件网
车床网铣床网钻床网雕刻机网锯床网磨床网数控车床平面磨床数控铣床摇臂钻床数控冲床立式锯床剪板机折弯机


咨询中心

编辑部QQ交谈

展会部QQ交谈

市场部QQ交谈

返回首页
CME中国机床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