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国机床商务网>新闻首页>机床上下游

本土机器人企业如何对抗“四大家族”?

2015年09月16日 09:59中国机床商务网点击:5094

  【中国机床商务网 机床上下游】《8月CPI同比上涨2.0%创12个月新高》,这篇有关CPI的文章日前转载率非常高,倒不是文章内容有多劲爆,重点是,文章的作者是机器人“Dreamwriter”。
  
  这个能在一分钟内自动“写”出稿件的机器人,着实让一些媒体从业者担心了一下自己的饭碗。其实大可不必惊慌,国际机器人及智能装备产业联盟首席执行官罗军告诉记者,写稿机器人并不复杂,只是编了一个系统,“世界上目前最棒的智能机器人是谷歌的,也只相当于3~5岁的小孩子。”
  
  当大家还在为机械臂、无人车间惊叹的同时,一些专家表示,是时候将目光瞄准即将到来的机器人2.0时代了。
  
  罗军提醒,中国的机器人产业不能再走“世界工厂”的老路子。“一说抓机器人产业,就去跟全球四大机器人公司搞合作基地,拿几个亿、几十个亿去扶持它,我们最后得到的就是满地鸡毛,连鸡都没看到。”罗军表示。
  
  就像机器人写稿,这也是美联社、《纽约时报》等国外媒体玩剩下的。
 
图片来自百度  
 
  500企业对抗“四大家族”
  
  写稿只是机器人的一种普通技能,下象棋、雕刻、对话……9月10日~12日,在广东佛山举办的第二届世界机器人展暨智能装备产业大会(下称“机器人大会”)上,各种类型的机器人引起了人们的好奇围观。
  
  记者在现场体验了一次机器人画像:用手机拍下照片传到电脑中生成素描画像,机器人再一笔一笔画出来,耗时不超过5分钟。
  
  时代在变化,除了上述新奇的机器人,还有大量的机器人已经运用到生产之中。目前,正在江浙及珠三角一带蓬勃开展的“机器换人”正越来越受到政府和企业的重视,机器人产业规划也正由工信部紧锣密鼓地制定中。
  
  机器人产业为何会受到热捧?广东嘉腾机器人自动化有限公司(下称“嘉腾”)从惨淡到初具规模的经历来看,2008年金融危机似乎是个分水岭。
  
  10年前,嘉腾从五金制品的生产开始转入AGV小车(无人搬运车)生产。用该公司副总裁陈洪波的话来说,市场需求是自己冒出来的。
  
  当时客户提出,能否帮助他们生产一辆能够左右来回跑的搬运小车,于是嘉腾按照客户要求,生产出一台两头各有一个按钮,按哪头小车就往那头跑的搬运小车。这是嘉腾的第一代产品。
  
  2008年以前,嘉腾的AGV小车销售惨淡,每年“半卖半送”,销量依然是个位数。
  
  2008年金融危机后,企业开始重视节约成本,人口红利也逐年递减,AGV小车的销量逐年翻番。到2014年,嘉腾的营业额已经接近1亿元。今年他们的目标是1.6亿元。
  
  嘉腾的经历在一定程度上也代表了中国本土机器人生产企业的境遇:惨淡过后,现在似乎马上要迎来一个高峰期。
  
  “全球来看,金融危机以后唯一逆势增长的行业就是机器人行业,全球增长率接近30%,中国这一产业的增长率更是接近60%。”沈阳新松机器人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中央研究院院长徐方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2013年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机器人市场,但中国在制造业中,每万名工人所拥有的机器人量仅为全球平均水平的一半。因此,未来十年甚至更长时间里,中国对机器人的需求非常强劲。
  
  于是,国内有很多企业投入到机器人研发、生产过程中,中国的机器人产业链条初步形成,包括关键零部件、机器人整机及机器人集成。徐方告诉本报记者,目前国内有500多家与机器人相关的企业,同时也有40多家上市公司在做机器人。各个产业园区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全国共有40多个产业园区在做机器人方面的布局。
  
  但是,高峰期的红利却未必由中国企业独揽,情况甚至相反:机器人生产领域的四大家族(瑞士ABB、日本发那科公司、日本安川电机、德国库卡机器人)占据中国机器人产业70%以上的市场份额,几乎垄断机器人制造、焊接等高端领域。他们纷纷在中国设立了合资公司。
  
  2.0版机器人通人性
  
  记者曾在佛山见识过喷釉机器人,在“师傅”工人操作一遍后,“徒弟”摇臂型机器人记住了整个操作流程,开始丝毫不差地模仿“师傅”的动作,给面前的马桶喷釉。
  
  然而,这样的机器人在专家们看来已经有些不值一提,他们称此类为传统机器人。功能还是集中在机器方面,也就是人先教它一遍,它按教的动作重复作业,这种机器人能够适应简单、低级、适应性比较差的应用。新一代机器人则要在原来机器的属性上增加人的属性,由机器向人的方向发展,可以适应复杂、高级工作,也就是智能装备或者叫智能机器人。
  
  徐方说,新一代机器人关键技术里面主要有几点:一是感知、认知,也就是人的视觉以及力方面,包括对环境的感知和认知;二是机构本体,包括机身本体,轻量化的本体以及新兴材料的应用;三是在执行控制方面需要安全性的控制,可以适应人机协作场合;四是在人机交互方面需要有更多自然的交互手段,而不是现在的在线示教方式。
  
  举例来说,在服务机器人中有一种类型是引领机器人,这种机器人具备对人脸的检测和跟踪功能,机器人可以检测到人,并把人引领到一个指定的位置,如果在引领过程中,人没有及时跟上来,机器人也会有相关的指示。
  
  罗军同样注意到了机器人2.0时代的巨大机遇,他认为,在传统机器人生产制造方面,国内企业很难迅速超越,在伺服电机、控制器和减速器等核心零部件领域,国内企业不可能很快实现自主化。如果想要在未来的机器人产业中握有话语权,中国需要提早布局机器人产业2.0。
  
  “在新的时代,传统的核心零部件将不再是核心,新的核心零部件将诞生。我们更应该关注信息技术(软硬件)在机器人领域的深度应用。”罗军说,谷歌、微软、英特尔、思科等一大批信息技术领域的顶尖企业纷纷布局机器人产业2.0时代就是一个新的信号。美国早在20年前就已经开始布局机器人产业2.0时代,以谷歌机器人为代表的新一代机器人产业正在快速崛起。
  
  中国机器人产业走错路?

  
  中国的机器人产业在全球来看只是中低端水平,追赶发达国家二三十年或许都不够。罗军显然对中国目前的机器人产业现状不太乐观。令他不太乐观的还有中国机器人产业的发展方向,他认为这里出了问题。
  
  “如果照现在这个路径走,只能是表面繁荣。”罗军认为,如不放眼长远,中国的机器人产业也将步入汽车产业的老路:没有自己的核心技术,充其量也就是个加工基地。
  
  罗军认为,目前东部沿海地区都在喊转型升级,但缺乏战略性。“与国外的机器人企业合作,顶多是这些企业在中国的生产基地,把过去的产品放到这里来生产,核心技术永远无法掌握,再过个5年、10年,这些机器人加工基地又变成传统的制造业了,又需要转型升级。这依然是走世界工厂的老路子。”相反,应该把钱拿去扶持本土的机器人企业做大做强,去提高本土机器人企业的研发能力,促进它们与全球顶尖的研究机构去合作。
  
  一名机器人生产企业代表也表示,该企业使用日本安川电机的系统,再开发还要密码,他们无法掌握到最核心的东西。
  
  罗军认为,机器人产业也在不断转型升级,等到中国在关键零部件上赶上了国外水平,或许由于制造技术的变革,这些零部件已经变成了“白菜价”,而美、日等国又抢占了新一轮产业发展的先机,中国只能再次追赶。因此,中国应该更多地做前瞻性、战略性、创新性的工作,在智能机器人的方向上针对未来即将出现的需求提早布局,而不是再走“世界工厂”的老路子。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

机床网官方微信
@中国机床商务网
已推荐
0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机床商务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机床商务网,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国机床商务网,http://www.jc35.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 广告位
  • 浙江震环数控机床有限公司



图说机床

更多>>

旗下子站

玉环机床网温岭机床网泰州机床网滕州机床网宁波机床网沧州机床网温州机床网工量刃具网加工中心网电加工机床网锻压机床网机床附件配件网
车床网铣床网钻床网雕刻机网锯床网磨床网数控车床平面磨床数控铣床摇臂钻床数控冲床立式锯床剪板机折弯机


咨询中心

编辑部QQ交谈

展会部QQ交谈

市场部QQ交谈

返回首页
CME中国机床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