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国机床商务网>新闻首页>国内新闻

大连光洋高端数控机床为何能畅销海外

2014年09月22日 11:31中国机床商务网作者:刘云 祖华点击:4685

  【中国机床商务网 国内新闻】唯有大力发展机床等机械装备类资本品出口才能最大限度地摆脱“双重剥削”困境,才能强国富民,这也正是中国制造业的希望与发展方向所在。也就是说装备制造业出口获益更丰厚,出口前景远好于消费品制造业,大连光洋高端数控机床出口是这方面一个成功的典范。
  

 

  中国制造摆脱“双重剥削”办法就是减少消费品出口,大力发展比消费品技术含量高得多,以机械装备为代表的资本品的出口。
  
  2013年11、12月在央视热播的《大国重器》纪录片第二集“国之法码”与《装备制造》杂志2014年3期报道(标题:创新让大连光洋跻身世界一流),均介绍过大连光洋科技工程公司依靠自己的艰苦努力,终于在研制成功具有世界先进水平高端数控机床。在去年4月中国国际机床展上,大连光洋的五轴数控加工机床一经展出,迅速吸引了德国、日本两家机床用户的注意。
  
  大连光洋的这套高档机床现场加工产品表现出的高精度毫不逊色于国际大牌的高端数控机床,而售价仅为这些大牌的一半,这样的价钱通常只够买一套西门子、发那科的数控系统。德、日两家用户马上各订购了一与三台大连光洋的高档数控机床。订购量虽不多,却具有里程牌式的意义,因为这是国产高档数控机床首次成功出口到德、日两个机床强国。而且对比之下,很难有中国的消费品打入西方高端市场,并被西方消费者所认可和接受,两相比较值得深思。
  
  中国消费品出口为何受到欧美金融资本与产业资本“双重剥削”
  
  “双重剥削”导致劳动密集型消费品出口的毛利率低。
  
  香港经济学家郎咸平在其新著《我们的日子为什么这么难》曾论述中国劳动密集型消费品出口的毛利率为什么低?现引用如下:
  
  中国玩具业的出口毛利率低到接近零,而美国玩具公司美泰的毛利率,在2007年超过了40%。美泰不做制造,它掌控了除制造以外的其他所有产业链环节,包括产品设计、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批发、零售,因此美泰掌控了销售的定价权。美泰给中国制造商每个玩具1毛钱的利润,而它可以赚3.6美元。
  
  再思考玩具工厂的生产成本,购买原材料的时候,你会发现,定价权又被华尔街掌控,同时,生产出来的产品价格又被美泰这样的公司控制着。我给美泰取了个名字,叫做产业资本;我给华尔街也取了个名字,叫做金融资本。可以说,中国的制造业是前有狼后有虎;金融资本好比是狼,产业资本好比是虎。具体点说,购买原材料时,金融资本在控制着我们的价格;销售时,产业资本控制着我们的价格,它们一起把夹在中间的我们剥削得干干净净。
  
  这样,欧美各国就通过金融资本、产业资本控制原材料和产品销售的定价权,只把消耗资源与破坏环境的制造环节放在中国,因此,中国越制造,欧美就越富裕。
  
  郎教授把中国出口消费品毛利率很低的原因归于欧美金融资本与产业资本“把夹在中间的我们剥削得干干净净”,笔者把种现象称之为欧美金融资本与产业资业对中国制造业的“双重剥削”。
  
  “双重剥削”的症结是受国外中间商的盘剥与国外名牌的打压
  
  不过,郎咸平教授忽略重要一点,并不是制造业所有的出口产品都会受到“双重剥削”,只有出口消费品才会受到“双重剥削”,这是消费品的特性造成的。
  
  一款中档女式手提包从福建一家工厂生产出来时出厂价大概是60元人民币,不到10美元。到达美国零售市场的时候,售价依地区不同在40至70美元不等。
  
  无独有偶,2012年伦敦奥运会期间,一只30厘米的橙色温洛克或者蓝色曼德维尔(奥运吉样物),在伦敦奥运纪念品商店中售价20英镑。而这只30厘米的奥运吉祥物,支付给其中国制造公司的总价是2英镑(涵盖了运输成本)。奥组委会从20英镑的售价中提成2英镑,GoldenBear公司抽成6英镑,终端零售商赚取10英镑。
  
  这不是个别现象,而是普遍现象。从中国进口价值1元人民币消费品,在美国零售商场卖1美元乃至更高是很正常的。大头利润被美国进口商、批发商、零售商、物流商等中间商拿走。以美国最大的零售商沃尔玛为例,每从中国进口价值100亿美元的商品,沃尔玛的利润可达130亿美元左右,而中国生产厂的利润只有3至5亿美元。这种价值链的利益分配说明一个问题,出口消费类产品必须进入国外千家万户,可我们又不掌握流通渠道,就得把很大一部份利润分给流通渠道的中间商,实际是为国外进口商、批发商、零售商等中间商打工,遭受中间商的层层盘剥。中国厂商自然获利很少,
  
  在消费品的销售中名牌是王,品牌效应突出,我们出口的自有品牌消费品,那怕价格只有国外名牌的几分之一、十几分之一,那怕品质与国外名牌相当,销路也不一定好。典型的是在美国市场销售的由中国企业代工生产的耐克运动鞋,每双售价在100美元以上,而同样是由中国企业生产的中国品牌运动鞋,其品质与中国企业代工生产的耐克运动鞋应是大致相同的,但售价也就每双10多美元。名牌与非名牌消费品售价为何相差如此之大?这不仅是出于对消费者对名牌的高度信赖,也是出于一种炫耀、显罢等心理或面子上满足。同时,服装、玩具、鞋冒等日用消费品毕竟价值有限,耐克运动鞋售价尽管上百美元,但也是一种相对低价值商品,消费者对价格敏感度较低,售价高一些也能承受。所以相当数量的美国消费者宁肯选择价格高出10倍的耐克运动鞋,也不肯选择廉价的中国品牌运动鞋。只有那些实在买不起高价耐克鞋的低收入者,才会被迫去买廉价的中国品牌运动鞋。消费品销售中强大的品牌效应造成廉价中国鞋在美国市场上反而竞争不过高价的耐克鞋,中国企业生产的中国品牌运动鞋,出口只能被迫走低价路线,如此低的售价即使低价卖出也赚不了多少钱。如果自主品牌销售不好,被迫给耐克代工,使中国制造运动鞋贴上耐克名牌,售价差不多涨了10倍,但这种由品牌效应带来的高额涨价收益基本上落入耐克等品牌商手中。
  
  综上所述,中国出口消费品受欧美金融资本与产业资业“双重剥削”症结就是受国外中间商的层层盘剥与国外名牌的制约、打压,这使中国消费品制造企业出口收益甚微,无力给工人大幅涨工资,农民工只能挣到微薄的血汗钱,成为“双重剥削”最大受害者。
  
  出口资本品 为何能有效避免“双重削削”
  
  中国出口消费品受欧美“双重剥削”症结找到了,中国制造摆脱“双重剥削”办法也就有了,那就是减少消费品出口,大力发展比消费品技术含量高得多,以机械装备为代表的资本品的出口。在经济学中,资本品是指企业或用户用于生产、运营的机器设备,即固定资本。大至船舶、客机,小至机床、卡车、起重机等就是资本品,与消费品出口比,资本品出口优势在于:
  
  一是机床等资本品可摆脱国外中间商的层层盘剥。
  
  高端数控机床售价少则几十万,多则上百万美元,因此,国外客户一般是不会通过中间商来采购中国高端机床的,因为即使中间商赚走10%的利润也意味着国外客户将损失一大笔钱,没有任何一家国外用户愿意让中间商“白宰”一刀。报道中提到,采购大连光洋高端机床的德日两家客户均是直接到企业采购。
  
  国外客户不通过中间商,直接到中国相关企业来洽谈订购,这种没有中间商的交易模式我们可称之为“直接销售”(简称“直销”)。“直销”模式可使中国企业与外国客户摆脱中间商的盘剥,不仅可大量节约双方的流通、交易费用,还能使中方企业和外国客户进行面对面的直接沟通,提供直接服务,能及时和最大限度满足外国客户不同需求。
  
  二是高端数控机床这类高价值的资本品虽也有品牌效应,但品牌效应远不如消费品那样突出。
  
  机床等机械装备类资本品不是用于吃、穿、玩、用之类的个人消费品,主要用于经营性质的运营或用于投资办厂,以谋求投资回报与赚钱,所以被称之为资本品。马克思《资本论》告诉我们,资本是要追求投资回报的,是要追求最大限度利润的。客户购买资本品目的就是为了追求投资回报,追求多赚钱。
  
  国外客户买中国资本品,不是像消费者买耐克等名牌消费品那样追求一种炫耀、显罢之类心理或面子上满足,而是为了通过资本品生产运营来追求投资回报与赚钱。同时消费品属家庭或个人自用,不存在投资回报问题,单个消费品毕竟价值有限,像耐克名牌运动鞋价格尽管比中国品牌运动鞋高10倍,每双也就100多美元,消费者也能接受。但是对高端数控机床这样价格高昂的资本品来说,售价别说高10倍,那怕只高10%,客户也难以承受。反过来讲,只要高端数控机床采购单价降低10个百分点就意味着能为国外客户节约一大笔钱,而大连光洋高端数控机床售价仅相当于德日同类机床的一半,采购成本的大幅降低能极大提高了国外客户的投资回报,难怪德日客户舍近求远来采购大连光洋高端数控机床。
  
  如果说德日高端数控机床是名牌,那么初出茅庐的大连光洋高端数控机床尚不是名牌,顶多是准名牌,但这种由品牌不同所带来的售价差距不会太大,绝不会像国产运动鞋与耐克鞋那样会相差10倍。大连光洋高端数控机床售价仅相当于德日同类机床的一半,就足以产非常强大的市场竞争优势。而且大连光洋这种低售价是出于开拓市场的需要,一旦其高端数控机床被更多国外客户认可,可考虑进一步提价,只要大连光洋高端数控机床售价比德日同类机床低20%左右,就足以对国外客户产生强大的吸引力。
  
  金融危机与欧债危机导致国外客户普遍“差钱”,所以多数国外客户对价格非常敏感,除非是傻瓜,都会倾向采购售价较低、投资回报更高的中国资本品(如大连光洋高端数控机床)。所以在机床等资本品销售与出口中,投资回报为王,品牌作用相对淡化,投资回报不如中国的西方名牌资本品自然是叫好不叫座,其品牌对中国出口资本品的打压与制约作用很有限,中国资本品开拓西方市场的难度相对低一些。在消费品领域,出于品牌原因,中国企业为耐克等名牌代工很常见。但在资本品领域,代工很少见,因为品牌对资本品营销作用有限。
  
  三郎咸平教授观点不适用于机床等资本品生产与出口。
  
  出口中要完全摆脱像郎咸平教授所说的欧美金融资本与产业资业“双重剥削”,在今后相当长时间内都不太可能,我们唯一的选择是最大限度的摆脱,即把“双重剥削”对中国制造业出口的负面影响降低到最低限度。凡出口机械装备类资本品的利润率均比出口消费品的利润率高得多,报道中提到,大连光洋高端数控机床价格即使是国外品牌的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一,仍能有相当高的毛利率。而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出口的劳动密集型消费品受欧美金融资本与产业资业“双重剥削”,企业出口利润率通常不超过5%,低的仅2%、3%,如此低的利润率,企业想给农民工加工资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农民工只能挣到微薄的血汗钱。
  
  通过资本品出口与消费品出口的利弊比较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郎咸平教授观点虽有正确的一面,但有一定局限性,即只适用于消费品生产与出口,但不适用于机床等资本品生产与出口。笔者对制造业出口前景没有郎咸平教授那样悲观,关键是选择什么样的出口产品,如继续按照某些主流经济学家所极力主张的所谓比较优势理论,继续大力发展劳动密集型消费品生产与出口,那就会像郎咸平教授所说“中国越制造,欧美就越富裕”。唯有大力发展机床等机械装备类资本品出口才能最大限度地摆脱“双重剥削”困境,才能强国富民,这也正是中国制造业的希望与发展方向所在。也就是说装备制造业出口获益更丰厚,出口前景远好于消费品制造业,大连光洋高端数控机床出口是这方面一个成功的典范。
(来源:《装备制造》杂志)

机床网官方微信
@中国机床商务网
已推荐
0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机床商务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机床商务网,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国机床商务网,http://www.jc35.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 广告位
  • 浙江震环数控机床有限公司



图说机床

更多>>

旗下子站

玉环机床网温岭机床网泰州机床网滕州机床网宁波机床网沧州机床网温州机床网工量刃具网加工中心网电加工机床网锻压机床网机床附件配件网
车床网铣床网钻床网雕刻机网锯床网磨床网数控车床平面磨床数控铣床摇臂钻床数控冲床立式锯床剪板机折弯机


咨询中心

编辑部QQ交谈

展会部QQ交谈

市场部QQ交谈

返回首页
CME中国机床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