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国机床商务网>新闻首页>机床人才

秦世俊:行走在失与得之间

2014年09月02日 08:50中国机床商务网作者:张世光点击:4904

  【中国机床商务网 机床人才】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黑龙江省劳动模范、哈尔滨市劳动模范、全国技术能手、中航工业首席技能专家……他就是秦世俊,中航工业哈尔滨飞机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数控工人。

  
  这样一系列的头衔集合在一个人身上,已经是光彩照人了,如果和32岁的年龄放到一起,就更显得有些耀眼了。
    
  现在,几乎所有知道秦世俊的人都认为,这小伙子得到的奖励、荣誉太多了。
  
  的确,就连他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荣誉给人带来的是一种正面的动力,但同时也有压力,而且还有失去。
  
  选择
  
  月收入8000元和月收入2000元两份工作之间,你会选择哪个?
  
  这几乎是一道不证自明的选择题,但秦世俊选择了后者。
  
  1998年,初中毕业,报考时只能在高中和技校中选择一个,当时学习成绩不是很理想的秦世俊在家人的督导下选择了技校。
  
  “其实,我当时想去参军,因为当兵可以考军校。”对于自己最初的梦想,父母的意见是,就算是参军,也要读完技校再去。
  
  “车工王八,铣工龟,钳工大爷坐着推。”这是工厂车间内流传的“车铣钳”三个工种既粗俗又通俗的“传说”。
  
  在技校入学考试中,秦世俊排名第六,他被分入了当时公认为最好的专业,也就是“坐着推”的“模具钳工”专业。
  
  只可惜,现实并不如“传说”中那么美好。
  
  一年半的理论学习后是一年半的下厂实习。秦世俊并没有找到“大爷”的感觉,因为,没见过哪位“大爷”一连两三天汗如雨下地把一个大钢块儿挫成一个很小的零件。每当胳膊累得都抬不起来的时候,他都会对未来产生绝望:将来的生活就是这样了吧。
  
  随着大钢块儿一同被挫没的,便是秦世俊参军的想法。
  
  2001年,秦世俊毕业。“哈飞”旗下有两家单位,当地人通俗的叫法分别是:哈飞汽车和哈飞飞机。
  
  那时,哈尔滨市满大街跑的赛马汽车正是由哈飞汽车出品的。当哈飞飞机的员工月工资在2000元左右的时候,哈飞汽车的员工月工资已经平均七八千元,最高近万元了。
  
  按照秦世俊当年的成绩和表现,分到哈飞汽车那边应该是不成问题的。但家里却让他选择去飞机那边。
  
  至于选择的原因,秦世俊认为,或许是家里觉得,“哈飞”这个老品牌是以做飞机起家的,尽管当时做汽车很红火,但在哈飞飞机工作了一辈子的父亲却认为,应该让儿子坚守在飞机制造这块主业上。
  
  于是,没有选择去当时高收入的哈飞汽车,而是去了哈飞飞机,这个中国直升机、轻型多用途飞机的研发、制造基地,同时也是波音公司、空客公司等国际航空企业的部件供应商。
  
  偷艺
  
  秦世俊的父亲是哈飞飞机的老员工,当时在一个车间当数控工段的段长。秦世俊刚上班的时候就被分到了父亲所在的车间——打杂。
  
  2001年,哈飞飞机接受了一批国外急需的零件加工工作,刚一上班的秦世俊还没来得及去触摸自己的专业就被叫去给数控工段——也就是他父亲所在的工段打杂了。
  
  所谓的“打杂”就是搬搬扛扛。
  
  早上7点半机床启动前要到岗打扫卫生,然后,秦世俊要不停地往机床上装卸零件。
  
  “装一个零件要五分钟,加工一个零件要三分钟。”每次装卸完几十斤重的零件后,秦世俊就只能利用这三分钟加工时间休息一下。
  
  其实,秦世俊对机床并没有什么好印象。因为,很小的时候,父亲曾经把他带到了车间。在机床旁边,他被加工过程中飞出来的铝屑崩到过。
  
  “很烫、很脏、不好。”这是秦世俊最初对机床的印象。
  
  后来,哈飞飞机引进了第一台数控加工设备,就是由父亲操作的。看到它时,秦世俊就被这个全封闭、用电脑操作的东西迷住了。
  
  并不是机床吸引了他,而是父亲在机床操作台上按来按去,他觉得很神气——那时候,电脑是个稀罕物。
  
  上班后,当有人建议在数控机床工段当段长的父亲把正在打杂的儿子正式调过来的时候,秦世俊的父亲拒绝了。一直到打杂将近一年的时候,秦世俊的师傅终于忍不住了,自己去找车间人力资源部门申请把秦世俊调过来了。
  
  因为师傅发现,秦世俊每天在打扫机床的时候,不仅把自己的分担区打扫得很干净,别的师傅的分担区他也主动去帮忙打扫。原来,他在利用这个机会和别人“套近乎”,去了解数控机床的加工。有的时候,就是下班了,他也不回家,留在单位向赶制新零件的夜班师傅“偷艺”。
  
  和秦世俊同期进入数控工段的都是大专生,而他,只是中专生。
  
  为了弥补这个短板,在工作中,秦世俊不放弃任何一次能请教别人的机会。师傅忙的时候,他就把问题记下来,回家自己找书、查资料。两年学徒时间,秦世俊光笔记就写了40多本。
  
  风波
  
  按照以往的程序,在车间工作的工人只是按照工艺流程操作数控机床。生产的工艺流程都是由车间办公室里的流程员编写的。
  
  曾经还只是数控机床学徒的秦世俊,却做过一件“冒险”的事儿。
  
  在加工飞机起落架的一个零件时,以往都是老师傅们通过手工绘制的方式在零件上划线。秦世俊看到这批待加工的零件时,就琢磨能不能直接设计出一个程序来完成加工,而不用手工划线。
  
  他按照图纸结合自己平时学习的经验,设计出了一个加工程序。向师傅汇报的时候,他详细讲述了每一条程序代码是什么意思。
  
  “嗯,要是没问题你就干吧。”师傅的一句简短回答让他欣喜若狂。
  
  15个零件儿加工完毕后,高兴劲儿还没过去的秦世俊就接到了要被严重批评的通知。
  
  原来,下一道工序的工人反映,这批加工的零件儿和以往的加工零件不一样。应当属于“废品”。
  
  “废品”,就意味着,所有零件要重新做计划。从原料生产、引进、投料到前期工序等,所有程序要重新走一遍。损失15万元的资金不说,还会影响客户的收货时间。
  
  听到“废品”的消息时,秦世俊自己也吓了一跳。但再次查看自己所编写的程序时,一股莫名的坚定涌上来了:我没错。
  
  事实证明,他确实没错。设计人员在比对了秦世俊加工的零件和设计图纸时给出的结论是:完全吻合。
  
  之所以出现和以往加工零件不同是因为,过去在手工划线的时候,关键部位的数据都是准确的,但是,过渡曲线部分的随意性比较大。而秦世俊通过电脑程序设计,把过渡曲线部分也给规范化了。
  
  延续了多年的手工作业,没错;但秦世俊的程序让这个作业更加精确了。
  
  所以,秦世俊立刻从被批评的对象变成了被表扬,而且是大会小会重点表扬的对象。
  
  所以,秦世俊成为各项重要任务的承担者,各项比赛的佼佼者,各种荣誉的获得者。
  
  所以,秦世俊用11年的时间完成了21年的工作量,实现技术创新、小改小革667项,为公司节约458万元。
  
  采访手记
  
  采访秦世俊,从头到尾都离不开一个人的身影——父亲。
  
  可遗憾的是,甚至到采访结束时,记者都没想起来问一句:你父亲叫什么名字。
  
  秦世俊的父亲是一位工人,从上班,到退休,30多年一直都是。说来也有些巧合,在父亲没退休的时候,秦世俊就和父亲在同一个车间里工作,而且,父亲还是他所在工段的段长。但是,父子之间从来没有谈论过工作。无论是压力大的时候,还是工作辛苦的时候,他会和母亲说,会和师傅说,会和同事说,唯独,不和父亲去说。
  
  因为他知道,说了也没用。说了,他也还要打杂;说了,他也还要来得最早走得最晚。因为,他从别人的嘴里听过父亲的一句话:“‘他’要是不干活,我怎么管别人?”
  
  但是背地里,当因为儿子的成绩而接受电视台记者采访时,秦世俊在屏幕上终于看到了父亲激动的表情:“我干了30多年了都没能做到,我儿子把这个难题解决了,作为他的父亲,我真的很激动。这些东西都不是我能教他的,我只会严厉地批评他。”
  
  和父亲聊天的时候,秦世俊总是被问到:“有一种新的刀具你了解吗……”
  
  因为父亲是一位劳模。
  
  小时候,秦世俊去父亲单位的俱乐部看电影的时候,总能看到父亲的照片挂在门前。
  
  我想,这就是父亲的权力,也是影响的权力。
(来源:中工网 工人日报)

机床网官方微信
@中国机床商务网
已推荐
0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机床商务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机床商务网,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国机床商务网,http://www.jc35.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 广告位
  • 浙江震环数控机床有限公司



图说机床

更多>>

旗下子站

玉环机床网温岭机床网泰州机床网滕州机床网宁波机床网沧州机床网温州机床网工量刃具网加工中心网电加工机床网锻压机床网机床附件配件网
车床网铣床网钻床网雕刻机网锯床网磨床网数控车床平面磨床数控铣床摇臂钻床数控冲床立式锯床剪板机折弯机


咨询中心

编辑部QQ交谈

展会部QQ交谈

市场部QQ交谈

返回首页
CME中国机床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