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国机床商务网>新闻首页>名企在线

世界智能水刀奠基人回国创业

2013年12月14日 17:12中国机床商务网点击:4951

  【中国机床商务网】导读:2009年某日,曾继跃所乘坐的驶往中国的航班从美国西雅图起飞,彼时,已经在美国生活了二十几年的他,脑海中思绪万千。放弃在美国的一切,回国从头创业,这个决定究竟对还是不对?曾继跃曾经一次次的问自己。
  
  曾继跃不是空想家,他也并非没有“金刚钻”。他曾经亲历或者说是主导了水刀在美国机床加工行业从兴起到壮大的过程。然而,他心里很清楚,巨头们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从1993年美国研发成功第一台智能水刀到2001年智能水刀成为美国机加工行业内的一种主流加工方式,一共用了将近十年的时间,但是在中国我不可能用那么长时间去完成这个过程。”
  
  作为国际智能水刀研究领域的权威专家,2005年世界水刀领域最高技术奖——美国水射流协会技术奖得主,曾继跃从来不会怀疑自己的产品。“我们所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如何去改变国人的思想观念,这是很难的,我得让他们知道,水刀也是可以用于精密机械零件加工的,而且还具有许多其它加工方式都无法比拟的优点,到那时,我们的机会就真的来了。”
  
  曾继跃的这番话并非一时兴起。早在多年以前,他在美国就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以他的水刀切割模型为核心的智能水刀曾抢了美国不少传统机床企业的饭碗。不过,对许多局外人来说,这一转变似乎有些突然:水刀不就是加工精度低,只能用来切瓷砖的粗加工工具吗?怎么一觉醒来,它竟要变成机加工行业的“屠龙宝刀”了,凭什么?
  
  “软刀子”教父
  
  “我搞水刀研究,有些误打误撞的成分,在去美国之前,我一点也不了解水刀,听都没听说过。后来也是在留学期间一次偶然的机会走上了水刀研发的不归路了。”
  
  曾继跃笑了起来,他笑的很含蓄,光头,带着一副厚厚的眼镜的样子,像极了大学时代的老讲师。坐在记者对面的他显得有些许不自然,看得出,他努力的试图表现出一点幽默。短暂的冷场后,他低头轻声说到:“我不太会和人打交道,我还是比较偏技术类的。”对于做了几十年科研工作的他,这并不奇怪。
  
  1986年,曾继跃被公派前往美国留学,在位于西雅图的华盛顿大学攻读硕士学位。在选择专业方向的时候,曾继跃的导师拉木鲁教授把一根纤细的玻璃圆棒拿到了曾继跃面前,“孩子,猜猜这根玻璃棒是怎么做出来的?”看着曾继跃迷茫的脸,教授笑了,“这是用刀切出来的。”曾继跃更加迷茫了,他试图确定教授是否在和自己开玩笑,在他的印象里,玻璃这种易碎的材料是不可能用刀切成这样的。不过,从教授坚定的眼神里,他发现教授并不是在和他开玩笑,而这,转而激发了他强烈的好奇心和求知欲。
  
  “水刀!”在得知答案后,从来没听说过水刀的年轻人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水还能做成刀吗?
  
  水刀,以水为刀。不难想象,水刀是一把软刀子。但是,普通的水能把一块厚实的钢板轻松切断,能雕刻各种造型的金属件,却难以想象。
  
  不同于传统的刀具,水刀是当前世界上唯一一种冷态高能束机加工技术。与传统加工方法相比,水刀的优势体现在:可以切割任何材料、无热损伤、切缝小、毛刺小、切削力小、装夹简单、可轻易加工细长件和复杂精细工件、无切削困扰、无冷却液污染、不用换刀。与激光加工相比,水刀设备价格更为便宜,可切割材料种类更多,切割厚度更大,且工件无烧伤,切削过程无毒气排放。与电火花线切割相比,水刀切割速度快10倍,且可切导电、非导电材料。
  
  偶然接触水刀的曾继跃,不出教授的意料,果然对水刀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也许,拉木鲁教授也不曾想到,一次偶然的引领,竟然让曾继跃的人生与水刀牢牢的结合在了一起。硕士毕业后,曾继跃进入当时处于水刀研发最前沿的罗德岛大学水射流实验室攻读博士学位,师从水刀届的元老托马斯金教授,开始从事磨料水刀切割模型的研发工作。并且,终于成功地开发出世界上第一套具有实用意义的磨料水刀切割模型。到目前为止,这套模型仍被世界水刀界所广泛采用。
  
  1992年,曾继跃获得工学博士学位后进入最早把水刀商品化的英格索兰公司水刀分部任研发工程师,直到1997年底,应水刀届泰斗欧森博士之邀加盟当时成立仅4年的傲马公司,一干就是12年。
  
  “傲马公司以我的磨料水刀切割模型为核心,开发出世界上第一台智能水刀切割机。我在切割模型及智能水刀上的研发工作得到了同行的肯定,2005年获得由美国水射流协会颁发的技术奖,这是我所在的领域所能获得的最高技术奖项,我很幸运。”回忆起曾经的岁月,曾继跃无限感慨。然而,令人觉得奇怪的是,在美国生活了二十几年,一路顺风顺水的他,为何会选择回国呢?
  
  两个博士的新生意
  
  谈到曾继跃的水刀生意,就不能不提到张仕进博士的名字。
  
  张仕进和曾继跃一样,是从美国回到中国的“软刀子”博士。与曾继跃不同的是,张仕进是在重庆大学取得硕士学位后,前往美国密苏里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在美期间,张仕进曾先后参与了美国波音公司、美国空军、美国海军的多个水射流研究项目,成功解决了多项难题。博士毕业后,张仕进也进入了美国傲马公司从事研发工作。也正是在这期间,张仕进和曾继跃两人相识了。
  
  “我从来没想过,他会回国和我一起创业,曾博士获得美国水射流协会技术奖的时候,我们所有在会议现场的人都很为他高兴、为他骄傲,这是我们这个领域内的最高成就了。他怎么会回国呢?当时知道他也回国的时候,我愣了好半天呢。”张仕进在傲马工作三年之后,于2008年,回到了母校重庆大学,成为了一名教授。原本以为两个人的共事关系到此为止的他,当时万万没想到的是,曾经的伙伴竟然在告别一年之后,同样选择了回国。
  
  “我选择回国有几点原因吧,首要的原因是父母年纪大了,我不想在他们的人生的最后一站错失回报的机会,留下终身的遗憾,而且,可能还是因为我是公派出国去深造的,现在自己有能力了,我觉得自己应该回报国家。另外,我对国内水刀市场前景比较看好,我觉得这里机会很大。只要我能够把握住,那一定意义非凡。”曾继跃毫不掩饰他对中国水刀市场前景的期许。
  
  他告诉记者:“我很可能是中国大陆从事水刀研发的第一个留美博士,留美23年从没有离开过这个领域,我亲历了磨料水刀在欧美的发展历程,从一个粗糙的实验室技术逐步发展为一个功能强大的主流机加工技术。我的研发经验涵盖切割模型、高压泵、喷嘴阀门、供砂系统、运动系统、误差补偿、软件编程等等,可以说涵盖了智能水刀的方方面面。过去十年中国的发展举世瞩目,机会空前,而我知道具有对水刀技术的深刻理解和丰富经验、而又愿意到中国来工作的人绝无仅有,因而我有一种使命感,一种舍我其谁、非我莫属的感觉。”
  
  “当时听到说曾博士回国了,我马上就有了和他共同去做一些事情的想法,这事我们要是做不成,还有谁能做成呢?这对我们来说就是天赐良机啊!”张仕进说完,与曾继跃相视而笑。
  
  2009年,曾继跃回到国内在中科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任研究员和学术带头人,在他回国的消息传开后,很快就有机会找到了他。深知人才因素在创业过程中的重要作用,曾继跃很快想到了昔日的同事——张仕进。深思熟虑后,张仕进毅然与曾继跃一起,联合以技术入股的方式成立了上海狮迈科技有限公司。
  
  “我们公司的产品定位为高端智能水刀切割机。然而,在中国目前研发和生产这种高端设备是很困难的事情。首先是人的因素,很难聘到高素质的人才。比如说,在国外一个工程师的工作,我们可能需要两个人去做,而且结果还达不到要求。零部件采购及加工配套是另一件令人头痛的事情,在国外很容易买到的一些零部件,在这里却成了做不到的事情。比如在国外早在十几年前就采用的一种用射频焊接技术加工的机床附件,国内的机床附件供货商却连听都没有听说过。这两方面的因素增大了我们研发生产高端设备的难度和研发周期。”曾继跃向记者表示。
  
  “研发高端设备不应只是一个企业的行为,而是整个行业甚至整个国家‘水涨船高’的结果。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一切都完美了,像美国一样,那我们哪还有机会呢?回国来,看中的就是机会嘛!”张仕进补充说。
  
  待开垦的处女地
  
  水刀技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引进中国了,在过去的十年间水刀在中国发展迅猛,事实上早已不是新鲜事物了,目前“水刀”在百度上搜索绝对是个热词。那么,为何曾、张两位博士却对他们的产品格外有信心呢?
  
  据曾继跃介绍,由于以往国产水刀的技术比较粗糙,用途只限于石材切割和低精度的下料切割等,所以国人对水刀的认识也很有局限性,大家都觉得水刀只能用来切瓷砖,还没有认识到水刀可以成为一种主流的机加工方法。
  
  而在美国,自1968年第一个高压水射流切割系统专利问世以来,高压水刀经历了四十多年的发展,已经走向了高压力、高精度、高智能的一站式加工方式。水刀的应用领域也从原来的分断材料发展为机械零件的加工,目前高压智能水刀已经在航空航天、汽车、机车、钢铁、造纸、食品、艺术、各种设备加工车间等领域有了广泛的应用。波音公司、空客公司都大量使用了智能水刀进行机械加工,而近年来在我国高速发展的轨道交通的机车零部件加工上,智能水刀也有着广泛的应用。
  
  “我们公司产品所面向的客户主要分布在航空、国防、汽车、高铁、造船、设备制造、建筑等行业。因为目前国人对智能水刀知之甚少,对水刀能够用来加工机械零件没有充分的认识,所以我们面临着引导潜在客户、开拓机加工市场的挑战。我有个大学的同学,一直在国内机加工的领域从业,十几年前就见过水刀切割机,可是他对水刀的理解被凝固在十几年前国产水刀的技术水平,他不理解高端水刀和智能水刀的价值。所以我们需要通过各种渠道去宣传智能水刀,主动地引导机加工领域的从业人员认识水刀切割的优势,自觉采用水刀切割来缩短新产品开发周期及提高生产率。”
  
  曾继跃的话并非凭空推测,据中国万能水切割机市场分析报告显示:2009年,全球水刀市场年规模超过40亿美元,并且十余年来一直保持着10%左右的年增长率。
  
  目前我国生产水刀的企业大概有三四十家,但绝大多数厂家没有自己的关键技术,以零部件整合模式为主,加工精度难以保证,然而,在这种情况下,我国水刀市场却也保持着超高的增长速度,截止2010年,市场需求量已超过1800台套。预计至2015年,国内水刀市场需求量将超过4600台。
  
  虽然近年来,水刀技术在国内逐渐兴起,但以智能软件及精密多轴运动系统为标志的智能水刀却仍处于真空地带。而在曾、张二人的带领下,狮迈科技所制造的五轴联动智能水刀产品已通过有关部门检测,各项技术指标均达到国际先进水平。该设备的智能控制系统、悬臂式工作台、喷嘴阀门、精密万向摆动头等核心部件,均由该公司研发团队自主设计开发。尤其是公司自主开发的USMART智能控制系统,真正掌握了智能水刀的核心技术,开创了国产智能水刀的先河。
  
  曾继跃还向记者透露,“智能水刀是一种高附加值的产品,通常情况下,以工本成本乘二的方式来定价,毛利率是相当高的。像我之前所在的傲马公司,他们的产品出口到中国来,每台价格要达到250万元人民币左右,而目前我国市场上普遍存在的水刀每台仅仅二、三十万左右,差距还是非常大的,当然,这两种产品加工精度差的太多了。而我们所生产的智能水刀和国际同类产品相比,性能上处于同一档次,但我们的价格只相当于国际同类产品的三分之一,我们的性价比绝对是最好的。而且我们在售后服务上相比国外厂家也有地理上、文化上、反应时间上的优势。”
  
  每当谈到国内智能水刀的未来发展时,曾继跃都显得格外有精神。
  
  “未来几年我们要不断创新,继续完善我们的产品,在性能上尽快超过国际同类产品;在产品种类上要迅速系列化,让用户有更多的选择;产品要尽可能地标准化,在进一步降低成本的同时提高产品的稳定性;开发更多的辅助产品,扩大产品的应用范围;在适当的时候,我们也要考虑进军国际市场,等待时机成熟,大踏步进入全球的机加工领域,那才是我们的最终目标。”这位曾经引领了美国机加工方式变革的“软刀子”教父,将给国内众多传统机床企业带来怎样的冲击?让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由中国机床商务网原创提供,转载请注明来源链接。)

机床网官方微信
@中国机床商务网
已推荐
0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机床商务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机床商务网,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国机床商务网,http://www.jc35.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 广告位
  • 浙江震环数控机床有限公司



图说机床

更多>>

旗下子站

玉环机床网温岭机床网泰州机床网滕州机床网宁波机床网沧州机床网温州机床网工量刃具网加工中心网电加工机床网锻压机床网机床附件配件网
车床网铣床网钻床网雕刻机网锯床网磨床网数控车床平面磨床数控铣床摇臂钻床数控冲床立式锯床剪板机折弯机


咨询中心

编辑部QQ交谈

展会部QQ交谈

市场部QQ交谈

返回首页
CME中国机床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