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国机床商务网>新闻首页>机床上下游

草明与一机床工人作家群的故事

2013年05月20日 09:31中国机床商务网点击:6196

草明为北京一机床工人文学创作班学员授课

草明为北京一机床工人文学创作班学员授课

草明(中)与北京一机床工人文学创作班学员

草明(中)与北京一机床工人文学创作班学员

草明与一机床工人作家群

草明与一机床工人作家群

草明与一机床工人作家群

草明与一机床工人作家群

雨又无声地降临古老而现代化的京城,熙来攘往的人流蓦然变得多彩绚丽起来,人们把遮雨的伞撑开,视觉中五颜六色的波浪轻轻跃动,在闪闪亮亮的马路上格外悦目。我在人流中走着,抹去脸上的水滴,却抹不掉心中滚烫的记忆,我撑开的是一把历经岁月沧桑的伞,当春雨又一度润绿人间的时候,我也又一次想起了我的老师草明。不久,将迎来她诞辰一百周年纪念日。100年前,她带着鲜红的生命色彩,在破晓的啼哭中来到这个世界。40年前,她为我指点人生之旅,追随着她,我成为文学的寻梦人……

草明重启工人文学创作班

1973年春天,我在北京第一机床厂铸造车间做一名普通工人。那时的劳动条件极为艰苦,每天,我手里都要端着七八公斤重的风铲,抡着16磅的大锤,在六七十度的高温中清理铸件。刚打箱的万能铣床身的凹处,如果倒上清水马上就会达到沸点,3分钟便可以煮熟一枚鸡蛋。干一天活下来,厚厚的劳动布工装上会布满一圈圈白色的碱花,人不折不扣地变成黑头花脸。

我从小在外公外婆身边长大,外公高仰文是燕京大学第一期中文系毕业生,也是当年与张国焘一同向北京政府请愿的“五四”学生运动的代表。外婆心疼我每天干这么重的体力活,外公则劝我多读书,要有一技之长改变现状。我从小喜爱诗歌,于是便悄悄地开始练习写诗。我中学的语文老师高士奇是我走上文学创作道路的启蒙老师,他不仅帮我批改那些不成文的新诗,还借给我一本上世纪60年代出版的长篇小说《乘风破浪》,作者正是草明。记得当年我被书中那恢弘壮观的钢铁工业的场景强烈震撼,也被李少祥、宋紫峰、邵云端那些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深深吸引,特别是女主人公邵云端知识女性的娴淑之美把我迷住了。多少年之后我向草明提及此事,她畅然而笑,告诉我邵云端当年是很多男读者的梦中情人。

后来我知道,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农业题材的小说看柳青的《创业史》、周立波的《山乡巨变》,战争小说看曲波的《林海雪原》、吴强的《红日》,知识分子的小说看杨沫的《青春之歌》,而工业题材的小说要看的就是草明的《乘风破浪》。

人有的时候不得不相信缘分与命运,正当我沉浸在《乘风破浪》那雄浑博大、沸腾多彩的生活画卷中时,铸造车间领导让工段党支部通知我参加厂工人文学创作班,后来得知正是草明恢复了这个文学创作班。北京第一机床厂是国家一机部的直属正局级企业,当年在全国机械行业中首屈一指。毛泽东、朱德、邓小平、李先念乃至江泽民、李鹏等都曾来厂参观视察。草明于1964年从东北调入北京文联从事专业创作后,曾一度在北京第一机床厂兼任党委副书记,这是她继镜泊湖水电站、沈阳皇姑屯机车车辆厂、鞍山第一炼钢厂之后,建立的第四个生活基地。迫切地想见草明却还未见到时,心中被一条细细的悬念紧紧牵扯着。对于一个18岁的青工、业余文学作者来说,能得到草明这样著名作家的亲临指教,这无疑令人振奋,充满了一种向往与渴望。

1973年的第一场春雨细密无声地带着丝丝暖意,一排排深红色的厂房在蒙蒙细雨中越发显得清新、伟岸、壮观。从厂区最南的铸造车间到最北的办公主楼虽有五六百米之遥,那一天,这条平时走了多少遍的路却格外漫长。

在厂工会室宣传科一间还算宽敞的会议室里,一屋人围坐在一位60岁左右的妇女身旁。她皮肤细白,头发黑白相间,谈笑儒雅,面容慈祥,感觉与一般的同龄女人大不一样。厂工会负责宣传工作的高明岐同志主持会议,他把草明介绍给大家。我真有些不敢相信,眼前这位小巧玲珑的老人,就是我热切盼望见到的草明老师,无论如何也不能把她与钢厂、平炉、天车、铁水、火花和挥舞钢钎的钢铁工人们联系在一起。我由紧张变得木讷,看到我呆头呆脑的样子,草明笑了,她主动和我握手,让我的紧张一下子松弛下来。“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是铸造车间的吧?”我吃惊地望着她敏锐温和的目光,她微笑解释说:“你的手告诉了我!”我看了看自己布满茧花的双手和指甲缝里的铅粉沫儿,十分惊叹草明超常的观察力,而她熟悉重工业及铸造业的程度一点都不比我们差。

其实在1965年初草明第一次到北京第一机床厂深入生活时,该厂的工人文学创作就享有较高的知名度了。温承训已经是全国颇有名气的工人诗人,他和工人作家张锡都是第一届全国青创会的代表。另外,工人诗人王恩宇、儿童文学作家梁泊也已是北京工人作家中的佼佼者。草明看中了这个机床龙头企业工人的文学创作潜力,决定复制“鞍钢基地模式”。她的努力很快有了回报,不到两年,北京第一机床厂创作班的许多作者迅速提高了写作水平,先后又有不少人在报刊杂志上发表诗歌、小说、报告文学等。不久“文革”开始了,文学创作班暂时停了下来。1973年草明重回北京第一机床厂恢复文学创作班时,这些人又重聚昔日的风云,他们见到草明后热情拥抱,紧紧握手,场面十分感人。

草明那时每周三都自己乘公交车,从三里屯的住处来到位于大北窑的北京第一机床厂,几年如一日,风雨无阻。她当时是行政九级干部,在高明岐的提议下,第一机床厂的工会和宣传部门坚持要为她来厂配备一辆专车接送,却一次次被她婉言谢绝。草明一生热爱工厂,热爱工人,却从来不给自己深入生活的工厂添一点麻烦,不吃一顿饭,不拿一分钱报酬。在一万多人的第一机床厂,工人们熟悉她像熟悉厂里的劳动模范。有一次正值创作组活动日,天空突然变脸了,随着一阵阵电闪雷鸣,一场倾盆大雨不期而至。我们开始担心草明路上的安全问题,但转念一想,如此大的雨应该能让老人在家里歇息一下。就在众人的心刚要平静下来时,草明意外地推门进来了,她脸上头发上都挂着晶莹的水珠,裤角挽得很高,一双浅浅的黑色雨鞋灌进了不少雨水。她一边甩甩伞,一边歉意地说让大家久等了,当我们不约而同地把目光集中在墙上时,挂钟显示着下午三点,刚好一分不差。所有人的眼睛一瞬间都湿润了!

伴着雨声雷声,草明兴致盎然地给我们讲起了十年前在鞍钢深入生活,建立工人文学创作基地的往事。那时,草明担任东北三省的文协主席,又兼任鞍钢第一炼钢厂党委副书记。在火热的生产第一线,她那瘦弱小巧的身影常常闪动在钢花飞溅的炼钢炉前,隆隆的天车频频驶过时,鼓风机卷起了春雷般的声响,随着出钢钟声悦耳地响起,一股炫目钢水变成一弯美丽的彩虹,万朵金花腾空洒落,刹那间天地一片辉煌,一幅壮美奇颖的画面油然而生。草明不仅是这幅画的欣赏者,也是这幅画的创作者之一。在鞍钢的十年里,草明每日都与工人生活在一起,劳动在一起。十年中她一共举办了13期工人文学创作班。她完全是用自己的业余时间无偿辅导工人作者,指导并帮助他们修改作品。她培养出了李云德、王世阁、王维洲等30多名作家,其中10多人为中国作协会员,20多人为省市一级的作协会员,这在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是绝无仅有的。不仅如此,她极尽才华地创作出版了当年家喻户晓的长篇小说《乘风破浪》,洋洋30余万字,以生动的故事和栩栩如生的人物,史诗般地再现了我国钢铁工业的沸腾生活。

她的作品始终没有离开工人

草明是一个非常平易近人的长者,她对我的成长较之其他人给予了更多的关怀和帮助。随着深入的接触,我知道她原是广东顺德人,高中毕业后同欧阳山一起参加进步文学活动,以自己第一部中篇小说《缫丝女工失身记》蜚声文坛,同时也受到广东国民党军阀陈济棠的通缉。草明随欧阳山一同逃到上海,并于1932年加入“左联”,在鲁迅的亲自教诲下继续从事进步文学活动,并先后发表了《倾跌》《他只买一只鞋》《没有了牙齿的》《绝地》等一系列颇有影响的小说。1940年草明在重庆加入“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当时的中国共产党宣传部长凯丰亲自找她谈话,并由沙汀、吴奚如介绍加入了党组织。第二年,她迎来了生命中最辉煌的转折,与欧阳山一同奔赴向往已久的革命圣地延安。其间她创作了短篇小说代表作《遗失的笑》《陈念慈》等优秀作品。她与欧阳山、刘雪苇、王实味同为中央文艺研究院特别研究员。在延安文艺座谈会前,毛泽东不止一次召见了她和欧阳山,向他们了解文艺界存在的一些问题。延安文艺座谈会留下了一张无比珍贵的合影,草明被邀坐在第一排,与她一生中最崇拜的毛泽东只有一人之隔,这也是她一生中至高无上的荣誉。这个荣誉伴随着她一生坚定不移地追随着毛泽东,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

前面说过,我们的工人作家张锡是草明“文革”前工人创作班的成员,我和张锡同出自铸造车间,他不仅是我的师傅,也是我文学创作上的良师益友。我刚刚认识草明不久,他不知从何处找来一本草明的《原动力》,这是一部以东北镜泊湖水电站为背景,描写解放区工人生活斗争的长篇小说,是第一部描写新中国工人的作品,在中国文学史上有着不可动摇的地位。这本书当时被译成13种文字,仅在国内发行的各种版本印数已达百万册。郭沫若、茅盾、许广平等人都在读罢《原动力》后的第一时间撰文给予高度评价。

草明的一生绝对值得我们后人敬重,新中国成立后,她的每一部作品都没有离开工人:在镜泊湖水电站她创作了《原动力》,是新中国工业文学的拓荒者;在沈阳皇姑屯机车车辆厂她创作了长篇小说《火车头》,填补了铁路文学的空白;在鞍钢她创作了《乘风破浪》,把中国工业文学的创作水平提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在北京第一机床厂她创作了长篇小说《神州儿女》,让我国机床行业的沸腾生活,在改革开放的春天里展现出动人的丰采。

多少人的命运因她而改变

草明自1973年春重返北京第一机床厂恢复文学创作基地,至1977年3月,在这期间她帮助文学创作班创办了中国机械行业的第一本文学期刊《机床文艺》,在当时的文坛引起了不小的反响。那几年中,草明给我们工人文学创作者的帮助是巨大的,我们中的很多人都开始在报刊上发表作品,以至于后来陆续成为作家、新闻工作者,甚至走向重要的领导岗位。高明岐经草明推荐调入中华全国总工会,若干年后提任总工会生产部部长。赵兹后来晋升为《经济日报》海外版主编,成为著名的媒体人。张征调入中国青年出版社,1992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王恩宇调入《工人日报》,成为全国著名的工人诗人。而资格最老的张锡一直坚持在基层搞创作直到今天。

我于1986年从北京第一机床厂调到中国作家协会,担任草明专职秘书。近距离接触草明,常常听她讲一些过去的事情,她谈得最多的人,一个是毛泽东,另一个是鲁迅。

那时的中国作协暂时在沙滩北街2号老文化部院内南侧的木板楼办公。一次我到机关取信件后刚要离开,时任中国作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的鲍昌同志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鲍昌待人平易和蔼,他微笑地问我:“在草明身边工作怎么样?”我说:“挺好。”他随即问了我个人的一些情况,然后说:“草明同志是一位非常值得尊重的老作家,当年在延安受过毛泽东的多次接见,希望你好好工作,多向她虚心学习。”我当然诚恳地表了态。鲍昌又说:“草明一生为工人阶级写作,最后找你这样的工人作者当助手,合情合理啊。”鲍昌的话多少年来我一直没有忘,尽管他早已远行到另一个世界去了。他对草明的评价令我振奋,令我感动。

1990年春天,我在草明身边工作4年后,调到中国作协创联部工作。从感情上说,我当时的确有些舍不得离开她,毕竟是她培养了我,把我引上文学之路。在随她出访时,她逢人便介绍我说:“他是我的助手,也是我的学生。”草明最欣赏的学生有两个人,一个是王世阁,原空军政治部创作室副主任。王世阁早在鞍山就认识了草明,他为人正直善良,创作勤奋好学,可惜过早地辞世了。王世阁在世时我们做过深刻的交谈,他说:“世尧,我们一生最该先向草明老师学的是她的做人。”20多年过去了,这句话今天听起来依旧非同寻常。草明非常欣赏的另一个人是陈建功,她不止一次对我说陈建功的小说有着深厚的生活底蕴,承载了现实主义文学的精神高度。那时陈建功在北京作协,我们在草明家见过几次。我调到创联部后,整天联系交往的除了作家还是作家。当大家知道我在草明身边工作过,绝大多数人都表示非常敬重草明的为人。是的,草明把一生无私地奉献给了中国工人阶级,她不仅在中国作家中首获“五一”劳动奖章,还被誉为“中国工人阶级的代言人。”这是她生命中最伟大的追求,也是她最圣洁的心灵坚守。

草明精神仍在飘香

草明不仅是新中国工业文学的拓荒者,也是在现实主义文学沃土上辛勤耕耘的播春人。她用毕生的实践诠释作家深入生活的重要意义。自上世纪60年代落户北京,在第一机床厂建立生活基地,她便热切关注北京乃至全国工人文学创作的崛起与繁荣。

新中国成立后,工人作家伴随着强大时代气流在如火如荼的建设浪潮中频频涌现,很多爆响生产一线的优秀作品在文学界乃至整个社会产生广泛轰动。北京是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工人文学创作就此拉开蓬勃的序幕。从第一届全国青创会脱颖而出的李学鳌、温承训、张锡,到后来的韩忆萍、梁泊、王恩宇、寇宗鄂、张宝申、何玉锁、崔墨卿等,北京工人作家队伍的阵容展示了令人瞩目的辉煌和从未有过的豪华。李陀、付用霖、陈建功、刘恒、徐小斌、杜卫东、韩小蕙、胡健、张征……一大串不胜枚举的名字闪烁光芒。工人是中国劳动群体的血脉,沸腾搏动着生活的潮流,他们以第一线的生动真实,给作家提供着富有生命价值的精神宝藏。草明和许多优秀的现实主义作家一样,让深入生活的信念在不朽的文学园地开花结果。时光似水,社会变革无法改变文学边缘化的现状,中国当代文学的绚丽渐渐淡出过往的辉煌,商品经济的杠杆颠覆了曾经的价值体系。在五星宾馆那杯光盏影的幻彩中,文学艺术屡屡被演变设计成实用性极高的商品,娱乐化的小说、电影肆无忌惮在臆造的情境中任意穿越……

文学真的可以不再神圣?普通劳动者的血脉不再高贵?

我曾问讯那永生不可忘怀的人们,问讯那永生不可忘怀的岁月!

春天沿着大自然的指示标志匆忙远去,草明离开我们已经11年了。11年中一旦天空落雨,我便想起在雨中急切切初见草明的那天,那天与今日已相距整整40年了。40年多少风雨多少梦?很多人很多事在岁月的流逝中渐渐淡忘消失,而我却始终感受到一个人的灵魂在飘香那正是草明精神,也是她为那个永恒信念恪守一生的绝对忠诚……

(作者为中国作协工作人员,曾担任草明的专职秘书)来源光明日报

(本文由中国机床商务网原创提供,转载请注明来源链接。)

机床网官方微信
@中国机床商务网
已推荐
0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机床商务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机床商务网,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国机床商务网,http://www.jc35.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 广告位
  • 浙江震环数控机床有限公司



图说机床

更多>>

旗下子站

玉环机床网温岭机床网泰州机床网滕州机床网宁波机床网沧州机床网温州机床网工量刃具网加工中心网电加工机床网锻压机床网机床附件配件网
车床网铣床网钻床网雕刻机网锯床网磨床网数控车床平面磨床数控铣床摇臂钻床数控冲床立式锯床剪板机折弯机


咨询中心

编辑部QQ交谈

展会部QQ交谈

市场部QQ交谈

返回首页
CME中国机床展
关闭